陆二师战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战友网
查看: 169|回复: 11

郑州往事记忆5 不要忘记这一批地名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7 15:2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建伟 于 2024-6-7 15:32 编辑

    不要忘记这一批地名
    这是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区的一批商代小街道的名字。
    半截胡同。一[]道胡同。二道胡同。三道胡同,四道胡同。五道胡同。南学街。平等街。砖牌坊街。小菜市。西门南拐,南门西拐。南大街。盐店后街。西大街,顺城街,南城马路
    如果你在念这些名字的时候,思绪去随着走,你会感受到小市民的那种平淡,那种回味。而你要是这一片住的人,感觉就更加丰富了,随着名字,记忆会领着你遨游在小街道里,一圈,一圈,直到把他们画到一个四方的区域里。
    这就是生活和社会,永远留在记忆里,因为。有的街道已经不存在了,有的还会继续不存在。听说北京保留了一部分四合院的清代小街道,郑州的没听说保留商代小街道的事。我只知道商代比清代还古老。五千年的文化怎么记忆和传承,连实物都没了,,,,,
    我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学在南学街,玩在小西门,永远不会忘记这些带历史的商代小街道,也记住自己永远是小市民区的人。
    钻胡同玩的记忆
    在我的记忆里,很多的东西虽然经过了岁月的磨砺,但印象却越来越清晰。
    因为穷,我五岁才上幼儿园。记得很清楚叫平等街幼儿园,就在平等街南半截,其实在半截胡同里的第三个门。从平等街拐进去后,路北第一个是个小门户,有个小院,院里有棵石榴树,常年的树叶茂密,郁郁葱葱。花开时节,满树的红花,象一颗颗小喇叭一样的挂满了枝头,阵风吹来,就像和我们点头哈腰打招呼。第二家不经常开门,紧紧地闭着就像人闭上了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幼儿园是第三个口。顺着幼儿园往东走,挨着是一个大院,院子有两,三重深,每个院都有不少的人家,记得院子里的不少人,见了我们这些小孩子,都很和善,有的还摸摸我们的头,没有人呵斥。
    顺着院子的东围墙望北拐进去,就到了我们最爱玩的地方了。这是半截胡同中的胡同,按照现在来说吧,深度有150.170米吧。南半截有五,六十米的胡同,接着是个水坑,有直径二,三十米,再往北接着还是胡同,胡同是南半截宽,北半截窄,从南边看胡同就是一个闪着银光的玉如意一样。拐进去的这一段,杂青砖铺地,虽然不是十分平整,人家也不多,有五,六家,很干净整齐的小胡同。往往一到这里我们就撒开脚丫子开始奔跑,开始做逮坏蛋抓壮丁的游戏了。那时候人们的门前都不放杂物,很有利我们的速度。遇上节日,胡同刷上石灰,再挂上国旗,整个空气中散发着好闻的熟石灰味和弥漫的喜庆的气氛,让我现在想起来还十分的留恋和陶醉。那种感觉随着岁月的流失却越来越悠长,越值得回味。
    走过这一段,就是玉如意的中间了,它是一个圆圆的水坑,那时侯看,还是很大的,塘边上,还有好几棵的大树。没水的季节,我们都爱跳到坑底去玩,有水的时候,水面很平整,树上长满了树叶,有风吹来,散落的树叶会把水面都遮盖了,几乎不见水。一块玩的小伙伴都爱拣个小土坷拉,在水坑的四周往坑的上空一丢,侧耳听那咚咚的水声,水声又回到四周的墙上,形成了三,四次的咚咚声,真的是余味悠长。我爱找个水边,看树上的叶子,被风吹下后,不急着入水,东摇西晃的乱飞,但由于风不大,最后都还是落到了水里,我仔细看,在水里的都是黄叶子,有的还发黑了,抬头看,树上的郁郁葱葱的都是青绿的叶子,,,,。我们几个顽皮的还会顺着水塘边的几户人家,挨个摸到人家的门口,探头往里看,那好奇的童思都印映在明亮的眼睛里了。遇到有的人家出来人,人家也不吃惊,点头笑笑,‘小孩,来玩儿?进来看看吧?‘我们没有不好意思,把头缩回去,嘻嘻哈哈,笑着跑开。玩累了,就找半块砖,坐在平静的水坑边,心中无事,心无聊赖,不知道今后的世界是什么,空白,茫然地呆着,,,,,,。
    玩一阵了,感觉饿了,就打哄顺着水塘往北的胡同进去,一般都是嘁嘁喳喳的,这里比南半截的人家多,铺地的青砖中还有夹杂一些半截的青石板,胡同却是很窄的,刚能推一辆自行车。平常玩到这里就到尾声了,基本是为了完成我们的大家伙都到此一游了。那里都玩了,不遗憾而已。这离家有点远了,感觉几个院不是小独院,都是几家一个门,不是有钱的人。我知道其中有一家是我父亲的老乡,都是镇平县的,他家的儿子叫杨喜生,和我哥是同学,后来,年纪大了,每次从这里过,都会进门去搭讪几句再走。然后和小伙伴们再拿着树枝。装着鬼子进村的姿势,喊着打枪的不要,不要,悄悄地进村,进村,,,,,就到盐店后街了。
    一般我们都是顺着原路回来,不走盐店后街,平等街绕一圈。都是回到胡同南头也要往东走到半截胡同尽头,然后顺着胡同的南边再踏步走一遍,玩一遍,那时候,真的是没有其他好玩的,有的就是我们的天真和童稚,再就是那无穷无尽的活力,,,,。
    曲径通邮幽处,禅房花木深
    如今,已经改革了三十年了,管城区也很大变化,小胡同的街道越来越少了,几个胡同支离破碎,半截胡同,盐店后街都没了,但他那往日的恬静,整洁和那份的古态,文明却深深地印映和镌刻在我和小伙伴的脑海中。
    历史,不要忘记。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7 15: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10年前发在新浪上的,现在转不过来,只有用复制粘贴,闲来看看,都是对童年的回忆,挥之不去,就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样。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3-11-22 15:55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李晓侯 发表于 2024-6-7 16: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的记忆,就是对失去的记忆,很值得说出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23
  • 签到天数: 308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朱炳炎 发表于 2024-6-8 08: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记忆总是美好的。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9 12: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建伟 于 2024-6-10 08:53 编辑

    这几天不断有同学发过来微信,谈到对这小文的看法,因为都是这一片的儿时玩伴,还有一个幼儿园的,才感到身边的事,很亲切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10 09: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商城公园,现在有不少街区的老名字,都是历史的回忆


    看到这篇文章,儿时的玩伴,发来短信,表达他们对以前往事的回忆和现在的感叹。


    保华说到,我的家当年就在半截胡同的最东头那个院子里。
    王泽说到,再补充几个:维新街,营门街,黄殿坑,市府前街,法院后街…
    石秀凌说到,当年我就在营门街小学上学
    我的邻居,玩伴,知青,好友郭玉坤说,建伟,你这一篇我感觉写的真好。也可能是有共同的感受吧,看着文章,觉得又回到了那个年代、又回到了那个年龄、又回味了那时的喜乐,真的很棒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战友网

    x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11
  • 签到天数: 29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彭本炎 发表于 2024-6-10 10: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州的城区建设这几年突飞猛进,哪还有当年的样子?恐怕早就拆除了。当年郑州支左时,我们四连住在中南煤炭管理局(河南省军区隔壁)前些年我往金水大道转一圈,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10 10: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彭老总,过节好安闲啊,郑州建设突飞猛进,在金水路因为有省委,省军区,就没有大动,原来说新加坡总理来郑州,修四桥一路,在金水路架起来了,到省委一看,不批,说降下来,留个口子,我们还好出行。结果,在这个口子撞死一个省委付书记,事情大了,就另外修了一个地下通道,省委南院北院联通了,安全了。你当年支左的煤炭管理局,还存在,你不发话,这个地址没人敢动。从紫荆山圆盘,路北往西,河南饭店,河南影院,省工会大厦,省团委大厦,接着是省委北院,省军区北院,省军区家属院,这才到了你的故居,省煤炭管理局。接着再往西,省建设厅家属院,中州影剧院,就到新通桥了。
    现在省里的重点都东移了,政府,各部委都在东区办公了。
    你说的支左时代,我还有印象,当时就行政区是热点地区,我没事了就去行政区找宣传车大喇叭,跟着走,他们一会儿就撒一把传单,俺们就去拾,回家用线绳子穿起来,当做演草本,家庭作业本,现在去,也没有撒传单的了,一模。自己的胡子也白了,,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11 17:5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说过,十七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时光这东西,不等人,留不住,还过得快,我们离开部队,今年就是五十年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5-24 06:05
  • 签到天数: 113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汪振全 发表于 2024-6-12 01: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州我同样有很多难忘的记忆,当年在郑铁局革委会站过岗,在铁路公安处看守所值过勤,参加过万人公审公判大会,并在刑场执行过死刑任务。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11
  • 签到天数: 29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彭本炎 发表于 2024-6-12 09: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10 10:38
    彭老总,过节好安闲啊,郑州建设突飞猛进,在金水路因为有省委,省军区,就没有大动,原来说新加坡总理来郑 ...

    啊!明白了,我当时是坐在公共汔车上往那里路过,可能没看清楚,再去郑州时一定去现场考察一下,谢谢了。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12 11: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汪振全 发表于 9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郑州我同样有很多难忘的记忆,当年在郑铁局革委会站过岗,在铁路公安处看守所值过勤,参加过万人公审公判大会,并在刑场执行过死刑任务。


    老哥哥,几句话勾起了我的回忆,十几年前,我到郑州铁路北站转着玩。因为是北站都是火车的货车,它们是到达场,编组场,出发场一条线,有好几公里长,结果,转着迷方向了,眼看着有一条大路,就顺着走了,结果,到了一片大房子,问人家,说是看守所,铁路公安的,还问有啥事?人家还说,这一片就这一条路可以出去,其他的都是铁路,出不去,就是个迷魂阵,犯人逃跑不了。我们只好顺着人家说的,结果真的出来了,不知道你当年执勤的是不是这个看守所,还有,迷过路没有?呵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战友网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怀念战友|小黑屋|手机版|陆二师战友网 ( 京ICP备14052381-2号 )

    GMT+8, 2024-6-23 02:40 , Processed in 0.06172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