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二师战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战友网
查看: 182|回复: 13

恩施游偶遇两毛四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3 19: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恩施游偶遇两毛四
    五月二十五日,随团去湖北恩施游玩。风光秀美,自不多说。
    在大峡谷景点,看到同车的一位,当时买免票时候几次都没有过去,人太多了当时也没有在意,后来,在车上我就关心的问了一句,咋过得大门?他拿出一个本子一晃,说,身份证号码不对,用的优待证。全车除了七十岁的,就没有几个用红卡的,我紧忙说,俺也是红卡,你当了几年?三十六年。那你转业厉害呀。厉害啥?俺是退休。同车上的人们都上来了,我们的谈话也就停止了,笑了一笑就坐下了。
    到了服务区休息时,我俩又碰到了,我说俺是75年当兵的,他说向老兵学习,他是81年的,我说一军的,他说,也是野战部队,四十三,五十四都呆过,还说去湖州参观过一军的部队,见到谈的有点投机,我说相比他之下当兵时间少很多,他说轮战,抗洪,汶川救灾,中俄军演都赶上了。上车后,有点嘈杂,有的大声说笑,有的手机放视频,老兵并不吭声,闭目养神,后来干脆把眼罩戴上,沉稳内敛。回想起来在景区,别人接水时候都乱抢,他主动往后站,轮到自己时还帮别人接好,递出去,导游在也接到水后高兴地说到,都向这老师学习不要挤,互相谦让,安全第一,每次上车总是谦让,适时的帮助老人一把,真是个好人。
    看手机,有同车人名单,针对他位置的名字,先打个解放军123,百度一下。咦?有内容呀,我赶快埋下头,认真的拜读了起来。半个小时过去了,到了服务区,我俩又走到了一起,我敬佩的说,你姓汪?他说是,我说向你致敬学习呀,看到你的事迹了,汶川真艰苦,你们真英勇,辛苦了,不愧为人民子弟兵,他有点惊讶,我说百度上有事迹,哦?不知道,回头看看。你们是功臣啊,没有没有。听网上说,去汶川下的命令不及时啊?他说,网上的有些不能信,我们十三日夜里就接到令了,分飞机,火车,汽车三个梯队出发,汽车没有那么多,向当地政府求助,人家一小时就出了三十辆大客车。但地震太厉害了,路都垮了,都是山路….说不下去了。我们还聊到了部队的廉政,他说到他也随着这个级别的到首都搞说清楚了,我说到,我这个退役老兵也归你管呀,这主要指他是预备役师政委说的,他笑说,不会到我这个年纪的出山的。那你退休就进干休所了。是。那最少也得是两毛四了。他不解地看看,然后会意的笑了。是。那几十年时间了在部队,真不容易。他点头频频。
    原来想加个微信的,想了还是没有加。
    这几天看到了几个小文件,说是23.24号的演习,东方大国的实力大增,封锁了本子国的面对我们的港口,他们的信号也都被屏蔽了,还说了24日在南海,我们还逮住了一条黑鱼,让他们投降不投降,后来被我们用民用船撞沉了,连带着里面的一百多条小黑鱼都葬身海底了,从官方的两国防长会唔看,西大国的防长黑着脸,看来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东方国的防长气定神闲,正常回答记者的问题,这就是世界局势,看似稳定,其实里面充满了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们的社会离不了军队解放军,这是稳定的基础,军队有老兵,更有很多的一毛多,两毛多,他们平时生活在社会,一旦有大事就是坚强的柱石。我们的连队就出了两个两毛四,同年兵出了一位两毛四,我们健步走的有一位两毛四,有个侄子两毛四还在任上,他们都是好样的。世界不安静,祖国的宝岛还没有回来,军人的使命使的我们不能忘记这些,定睛看世界,准备宝岛归。
    再见了,两毛四的老兵,人民的功臣,祝你平安健康,也愿咱们共同不忘初心,锻炼身体,过好下半生,眼望我们的祖国在蓬勃发展,发展。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3 19:3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建伟 于 2024-6-4 11:23 编辑

    [size=29.3333px]图文:济南军区某团政委赠送灾区小女孩连衣裙_新闻中心_新浪网  [size=29.3333px]http://news.sina.com.cn/c/p/2008-06-08/233815706064.shtml



    死亡之弧-沦陷与挣脱:理县-西线无“战事”_新闻中心_新浪网  http://news.sina.com.cn/c/2008-05-22/104315594740.shtml

    汶川民众深情送别抗震救灾子弟兵-搜狐新闻  http://news.sohu.com/20080813/n258828881.shtml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1:11
  • 签到天数: 134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张相祖 发表于 2024-6-3 21:0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相祖 于 2024-6-3 21:03 编辑

    何谓两毛四?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50
  • 签到天数: 295 天

    [LV.8]以坛为家I

    张健 发表于 2024-6-3 21: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两毛四”是上等兵的别称,其正式名称为“四级士官”。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3-11-22 15:55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李晓侯 发表于 2024-6-3 22: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故事不错,老兵情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23
  • 签到天数: 308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朱炳炎 发表于 2024-6-4 07:5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真意切,军旅情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11
  • 签到天数: 2999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彭本炎 发表于 2024-6-4 09:3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好!当兵的跟当兵的亲,不管认识和不认识,都是一家人。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4 10: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侧脸看这就是老汪,当年是英姿飒爽啊,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战友网

    x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5 15: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相祖 发表于 前天 21:02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张相祖 于 2024-6-3 21:03 编辑


    何谓两毛四?

    老兄听过相声,地方话吧,。谁?我,咋?尿。侯宝林与郭启儒老先生说的。
    两毛四,是我们这里对军衔的简称,我们这里对警察叫老警,便衣警察叫老便,一级警衔叫一毛三,二级警督叫两毛二,军衔也就叫成少尉一毛一,少校二毛一,大校就两毛四了,直接叫大校太严肃了,不是贬的意思,民间的嘻称而已。没有不尊敬的意思。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1:11
  • 签到天数: 1343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张相祖 发表于 2024-6-5 21: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5 15:02
    张相祖 发表于 前天 21:02 | 只看该作者

    我当兵时没军衔,当兵的两个兜,干部四个兜。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2-18 21:1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张五星 发表于 2024-6-6 15: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兵见老兵见到特别亲.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7 15: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战友说的对,老兵见到老兵,就是没有障碍,分外亲,直接就开始交流了。
    75年时候,干部四个兜,战士两个兜,没有军衔,没有几毛几,都是红帽徽,红领章。穿上四个兜,就是干部了,就是53元工资了,战士的叫津贴。四个兜是我们的初级目标,很多战士没有到这一步,就回家向后转了。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12 11: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两毛四还真是做过贡献,在网上看到当年在抗震现场的文章,很受震撼,粘过来宣传一下


    死亡之弧-沦陷与挣脱:理县-西线无“战事”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5月22日10:43 南方周末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鞠 靖 发自四川理县、汶川

      临走前,他让士兵把帐篷扔下了车,“今晚不要睡觉了!”

      在 “死亡之弧”中和生命赛跑,被称为“铁军”的中国军人在乱石横飞中奔往理县,却是虚惊一场。

      军车在塌方中“飞”了过去

      从北方驻地空投到成都,再转乘汽车从成都经雅安、宝兴、小金到马尔康,汪立宏和他的济南军区某红军师炮兵团目标就是汶川。自从5月15日晚9:30,从马尔康去往汶川的公路被打通之后,这是第一支从西线进入理县、汶川灾区的救灾部队。

      汪立宏是这个炮兵团的政委,他的部队是有名的、不轻易出动的“铁军”。在米亚罗镇,炮兵团的车队被拦下了。

      5月16日下午,理县薛城和通化之间发生5.9级余震,刚刚通车的公路又因塌方而中断,所有车辆都被交警拦住。

      汪立宏焦急万分。一路上,他已因各种原因批评了干事、参谋、司机,言辞激烈甚至带脏话,来四川,汪立宏和团长是向师党委写了请战书的,他的士兵则向团里写了血书,这种近乎原始的誓师方式是“铁军”传统。

      他的团已经有一百多人的小分队先到了理县,但是其他团可能已经有部队从都江堰方向先到了汶川,他不希望落后。

      汪立宏让部队停车待命,自己去塌方路段看看地形。十多分钟后,他的车回来了,塌方路段还在不断飞石,随时还有塌方危险。

      他把所有司机集中起来说,部队不能在这里停留,必须冲过去,办法就三个,一是保持车距,二是快速通过,三是不要猛打方向盘。

      车队在交警惊恐的眼神中出发了。但在距离塌方路段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坐在开道车里的汪立宏突然让车停下了。四十岁出头的羌族妇女祁阳琣正站在已经开裂的路边痛哭,眼前的飞沙走石挡住了她回家的路。

      地震时,她正在成都卖樱桃,两个儿子则在桃坪羌寨上学,地震发生后,她从成都奔往米亚罗,希望能早点走到桃坪,知道儿子生死。祁阳琣说,听说理县死了很多人,前一天又有大余震……

      汪立宏把祁阳琣带上。在一阵马达轰鸣之后,他的吉普车第一个冲向塌方路段,人们从漫天灰尘中隐约看到,车在坑坑洼洼高低不平的路上颠簸前行,有时4个轮子全离地,他的车后,一串碎石从山上冲下……

      看到政委冲了过去,车队也一辆接一辆地跟上。这是一段长达1公里的连续塌方路段,路边到处是被砸烂的车,间或有边抬头看山上碎石、边冲过来的受灾民众。

      “讨”任务

      车队全部通过了塌方路段。在塌方路段的那一头,是长达一公里的车龙,以及众多等候通过的行人,大多衣衫褴褛,满脸泥灰,目光焦急。

      接下来的古尔沟、高家庄的塌方路段比米亚罗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古尔沟,一辆军车被飞石砸碎了玻璃,另一辆军车险些被塌方的土山掩埋,驾驶室里的士兵劫后余生,满脸是泥。考虑到祁阳琣的安全,汪立宏不得不把她赶下了车。

      下午4点,炮兵团的车队在理县县委门前停下,汪立宏跑进县委大院,着急地打听他的先遣队的下落。

      此时,理县县委里一片忙乱。大楼前的草坪上,搭起了两个帐篷,县委书记蒋刚和县委、县政府机关都在帐篷里办公。

      看到汪立宏,忙得焦头烂额的蒋刚让工作人员给他们安排驻地。这让汪立宏很惊讶:“我的任务是去汶川。”

      蒋刚递给汪立宏一张纸条,这是阿坝自治州州委副书记陈贵华5月17日电话中作出的安排,要求济南军区通知前往汶川的部队速回理县,后面部队也按指挥部的要求留在理县,接受地方抢险任务。

      汪立宏没多问,他向上级汇报之后,立即命令部队就地驻扎,开始向蒋刚讨任务。

      蒋刚介绍的情况令人担忧。理县道路交通、通讯、供水、供电震后全部中断,目前正在抢修中,本已基本恢复基础路面,但5月16日下午的强烈余震又给道路雪上加霜,联系全部中断。高半山上很多老百姓正在凄惨中。

      蒋刚给汪立宏开列了一个包括薛城、通化、桃坪、上孟、下孟、蒲溪等六个乡镇的名单,他说,这些地方受灾都很严重,人员伤亡不明,看部队如何展开营救。

      “‘铁军’不就是干这个的?”

      正当蒋刚向汪立宏交待任务时,外界对理县的担忧越来越大。

      5月16日13时25分发生的5.9级余震,震中位于理县薛城镇与通化镇之间。由于通讯中断,阿坝州应急办主任何飚说,到5月17日,还无法了解理县的上孟、下孟乡的最新灾情。在成都和汶川抗震救灾指挥中心,人们也无法获知下孟的消息。

      汪立宏决定把自己带来的三百多人分散到6个乡镇,自己则去离汶川最近的桃坪,但理县政府必须提供各个乡镇的基本情况,并配备向导。

      下午6点,理县政府给炮兵团带来的任务是让炮兵团给6个乡镇的村民送粮食,并把被困的财物抢救出来,卫生队长黄华民很着急:“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救人。哪有人员伤亡就让我们去哪,抢救财产慢慢来。”汪立宏也说,首先还是救人吧。

      县政府工作人员面露难色:“现在有人员被困和失踪的就是两个地方,一个是下孟乡,一个是薛城镇。”“好,那我们就去下孟和薛城。”汪立宏兴奋地说。

      发生在下孟乡的险情是直接从四川省抗震救灾指挥部传过来的。有一支300人的施工队被困在下孟乡山中的仔达电站1号支洞,至今杳无音信,而薛城镇的险情则来自县指挥部,祁家寨的村民被困在高山已经好几天,已经断水断粮,急需营救。

      “可是天马上就黑了。到下孟有35公里,到薛城有15公里,都是山路,沿路都有塌方和飞石,祁家寨还要徒步翻山才能进去,晚上很危险。”



  • TA的每日心情

    2015-8-20 23:01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楼主| 李建伟 发表于 2024-6-12 11:44:50 | 显示全部楼层
    1998年在湖北仙桃抗洪救灾的惊险瞬间


     1998年抗洪抢险已过去10年的时间了,现在回忆起当时在抗洪前线采访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能参与“九八抗洪”,是我人生中的一笔宝贵财富。
      随部队紧急赶赴抗洪前线
      1998年入汛后,我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洪涝灾害。8月14日,江**总书记在武汉发出了抗洪抢险决战总动员。8月17日9时,长江第六次洪峰通过沙市,所到之处,都创下了前所未有的高水位,长江大堤面临着严峻考验。
      17日,驻洛“铁军”官兵奉命开赴抗洪抢险第一线。
      是日下午,洛阳日报得知这一信息后,当即与部队联系,在征得同意后,决定派晚报新闻部主任黄长明、摄影部副主任涂侃、记者郭万志和司机王尚修4位同志,带一辆吉普车,组成抗洪抢险采访小组,随“铁军”到武汉抗洪抢险一线采访报道。
      经短时间的准备,当日下午5时30分左右,采访组全体同志赶到火车站,采访车旋即被装上军列。前往送行的总编辑邓明选再三叮嘱采访组同志:“一定要注意安全。遇到危险,报社的车可以不要,但人一定要平安回来!”
      赶赴长江防线最险地段
      18日凌晨5时许,专列到达了武汉江岸车站。仅20分钟时间,车辆、物资即卸车完毕,部队紧急向仙桃市挺进。19日零时,刚刚在仙桃市集结的铁军官兵接到命令:立即开赴洪湖。直属队和“秋收起义团”分别由政委李光金和副部队长陈树旺率领,兵分两路于19日清晨抵达洪湖乌林镇和燕窝镇。
      在疾驶的途中,我们打开地图,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燕窝镇正好处于这一段长江的弯子里,极易受到洪水冲击,其下游不远处便是8月1日决口的簰州湾;乌林镇对岸则是三国赤壁之战遗址。
      可以说,洪湖防线是整个湖北长江防线中的重中之重,而乌林、燕窝两镇地段则是洪湖防线中最危险的地段。此前,仅燕窝段就已投入空降兵、武警2000余名抢险。
     “铁军”前敌指挥部设在乌林镇。19日中午,我们随同驻豫某部队长一行赶到长江大堤燕窝段进行巡查。眼前的情景让我们感到了震惊——长江水已和大堤持平!官兵们正和当地群众一起搬运泥土,加高大堤……
      气壮山河抗洪歌
      20日,是决定长江抗洪成败的重要日子。
      当日下午6时许,乌林、燕窝大雨倾盆,狂风骤起,公路旁的许多树木被拦腰折断,长江第六次洪峰全面涌进燕窝段、乌林段!
      晚7时40分左右,被列为湖北省重要险段的燕窝段七家垸6公里旧堤被冲垮,6名守堤的民工被冲走,洪水直扑长江干堤。干堤霎时被撕开了长约140米的口子,洪水咆哮着从溃口中奔腾而出,直扑堤外村庄,守堤的民工四散奔跑。情况危急!紧要关头,“秋收起义团”团长杨剑带领数百名官兵紧急向8公里外的溃口处奔去。35分钟后,“英雄二营”官兵率先赶到。面对洪水,教导员汪立宏手擎“党员突击队”大旗,大喝一声“干部党员跟我上”,率先跳入溃口中。官兵们纷纷跳入没腰深的洪水中,手挽手、肩并肩,筑起了一道抵御洪魔的人墙。大量的沙袋投入水中,顷刻间又被洪水冲得无影无踪。增援的部队接踵而来,空降兵来了,武警来了……大堤上,“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此起彼伏。3000名不同兵种的军人踏着泥泞扛着沙袋奔跑着,有的战士脚扭伤了,就拖着、拽着沙袋一步一步往前挪。
      紧急时刻,我们也加入到扛运沙袋的行列。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艰苦奋战,溃口终于被堵住,洪魔被再次镇锁在江堤之内。
      如果说,七家垸战斗是对“铁军”突击能力的检验,那么青山抢险则是大自然对“铁军”意志的考验。
      21日零时40分,乌林镇青山段长江大堤出现裂缝长200多米,如果得不到及时处理,洪水将挤破堤身,以10米的落差冲向江汉平原,后果不堪设想。
      接到险情报告后,“铁军”副参谋长申银彬带领660名官兵作为第一梯队赶至出事地点。2时许,当申银彬正拿着手电筒在大堤上观察裂缝时,只听“轰”的一声闷响,脚下50米长的堤坝下塌,子堤倒入江中,浑浊的江水渗出大堤,情况万分危急!一艘艘满载沙石的船疾驶而至,战士们不等船停稳,便纷纷跳入船中,从船上背着装满沙土的袋子飞奔着冲向险段。至凌晨3时许,660名官兵共搬卸了14船沙土、石料和1船芦苇。沙土供应不上,紧急之中,堤外数百亩庄稼地被征用,泥泞的稻田中被迅速开出了5条通往大堤的道路,千余名“铁军”官兵紧急增援而至。
      天亮了,太阳升起来了。在乌林大堤上,从将军到士兵,尽管都已是极度疲劳,但大堤上下“党员突击队加油”、“团员突击队加油”、“干部突击队加油”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战士们在40℃的高温下呐喊着、奔跑着,嗓子喊哑了,大家就整齐划一地吹响救生衣上的哨子振奋精神。师政委李光金的嗓子嘶哑得说不出话,便用笔写、用手比划着指挥战斗。许多战士晕倒了,但醒来后立即又投入战斗。
      在整个乌林抢险过程中,“铁军”有230多名官兵肩膀被磨破、皮肤被晒伤。在连续奋战的34个小时中,官兵们在没膝深的泥浆中、在往返326米的距离上平均每人奔波了300余趟,等于在泥泞中负重奔跑了90多公里,平均每人运土约13.5吨!
      从燕窝到乌林,在前线采访的日子里,我们始终是激动着、感动着的。我们和抗洪抢险的“铁军”勇士们一样,尽最大的努力,通过手中的笔和相机,尽可能地去记录下那一曲曲军民一心、气壮山河的抗洪壮歌!
      10年过去了,可如今拿起笔写这篇稿子的时候,记者的心里很热,眼睛很湿。
      难忘“九八抗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战友网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怀念战友|小黑屋|手机版|陆二师战友网 ( 京ICP备14052381-2号 )

    GMT+8, 2024-6-23 02:35 , Processed in 0.06163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