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二师战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战友网
查看: 5817|回复: 52

临安洗冤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51
  • 签到天数: 112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彭本炎 发表于 2010-5-7 18: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彭本炎 于 2018-4-10 18:00 编辑 <br /><br />      1980年6月上旬的一天上午,突然接到师军务科童万松科长(1958年入伍,云南省人)打来的电话说:“南京军区司令部收到浙江省临安县交通监理站发来的一份电报,大意是说四团后勤汽车排司机汪必成(1976入伍,浙江临安县人)等三人四天前在临安出车途中,将一82岁拉板车(河南称架子车)的老太婆撞伤后逃逸,老太婆正在医院抢救,要求派人前来临安处理或赔偿人民币500元即可结案。南京军区司令部对此事极为重视,一层层的追下来,请你们速派人去临安处理”  这在当时来说简直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82岁的老太婆能拉板车,本身就是奇人奇事,而把这位老太婆撞伤后逃走就更为离奇了。这不仅仅是承担事故责任问题,说明这个人连最起码的道德品质都没有,它既是道德伦理问题,也是关系到人民军队的形象问题。500元钱对于部队来讲并不是太多,问题的关键是不是我们的战士所为。
    当天上午我把汪必成等三人叫到办公室当面询问,他们回答说:“根本没有这回事,四天前我们到杭州出车,顺便回了一趟老家——昌化,把车停公路边,临安交通监理站的人突然围着我们的车,又是拍照,又是取证,还扣押了我们的驾驶执照,硬说那位老太婆是我们给撞伤的,我们百口莫辨,真是活天冤枉”。  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无法分清真伪,我把情况向主管副团长张汝成(1959年入伍,河南淮阳县人)汇报,张说:“这样吧,明天我和你带着这三个战士到临安去一趟,如果说是他们,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如果说不是他们,那一分钱也不能赔”。
       次日上午张副团长和我带着这三名战士来到临安县交通监理站,该站李站长向我和张副团长介绍了事故的大概情况。“五天前的一天上午11时许,这位82岁的老太婆拉着板车在公路上行走,突然被一辆嘎斯车撞翻,肇事车逃逸,当时有很多老百姓在附近干活,亲眼目睹了这次事故,并大声喊:“轧着人了!轧着人了”!司机没有停车,直截逃走了。监理站接到报告后,马上驾车去追,沿途追了200多公里,没有别的嘎斯车,只有你们这一辆嘎斯车,所以,疑为此事系你部所为”。
      张副团长立即表态说:“如果有证据证明是我们的战士所为,我们绝不护短,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该赔多少就赔多少。如果说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们的战士所为,那是一分钱也不能赔的”。李说:“好!痛快,就这么定了”。
      原来李站长是1958入伍的老同志,是从连长的岗位上转业下来的,保持了部队说干就干的雷厉风行作风,工作很有魄力。他当即带着我们一行数人对三个战士实行背靠背的调查,沿途在哪里出车,在哪里吃饭,三人分别坐在哪个位置等等,从杭州一直到昌化近200里路,三个战士说得分毫不差。  接着又去走访目击证人,问:“你怎么知道发生事故时是上午十一点钟”?那些老百姓都说:“每天上午十点半广播站开始播音,广播开始没一会就发生这事”。而调查结果证明,当日上午十一点钟这三名战士还在杭州,没有作案时间,显然撞伤老太婆不是这三名战士所为。这名老太婆到底是谁撞伤的,我们不知道。但有一条可以肯定,此事与我们的战士没有关系。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问李站长怎么办?李说:“实事求是,给予评反,扣押的驾驶执照退回,所拍照片当面销毁”。我问:“南京军区那边怎么办”?李说:“明天上午我给南京军区发电报,给你们销案”,一起比较辣手的交通肇事案就这样顺利解决。
    汪必成本人对此非常满意,他说:“我自已本身就是临安人,将来退伍可能回临安工作,免不了要与交通监理站打交道,如果我现在被戴上肇事逃逸的帽子,将来我怎么好在临安作人,感谢您们帮我洗清了不白之冤”。当天下午汪必成的姐姐硬是把张副团长和我们一行数人请到家中作客,以表达他们的心意。
      


          【后记】各位战友:军旅生涯的帖子这回是真的发完了。为感谢战友们的厚爱,洗清吊胃口之嫌,春节后又搜肠刮肚发了约20集,全部是新写的。还有约10来集就是不解溲也不准备再发了。因为我写的这些东西全部是真人真事真家伙,经得起历史检验。如果说都发出去,恐怕要砸中很多人了,那二师战友网就热闹了,也可能不得安宁。这10来集对我来说是走麦城,对某些人来说是不正之风,是权钱交易,是腐化堕落。战友们对当前社会上的腐败现象深痛恶绝,其实腐败现象过去就有,只是没有现在这样严重罢了。过去不搞钱,但搞物,其性质跟现在的权钱交易是一致的,可以利用手中的物交换他人手中的权。   战友们发出疑问,老彭如此工作能力为什么没有得到重用,是没有伯乐吗?不是。如果没有伯乐为什么那些难缠的事都交给老彭,而不交给别人,说明领导对我的工作能力还是认可的。问题的关键是某些领导人根本不是想着工作,想着部队建设,想什么去了大家不言自明。在79——80年这段时间内,四团先后提了三个军务股长,这几个军务股长都不给我们那位有权的大人撑面子,一个比一个捣蛋,一个比一个洋相。第一个股长是从五团调过来的70年入伍的后勤管理员。此人除了吹牛拍马,跑官要官以外,没有任何真才实学。就算我老彭不行,难道四团这么多军事干部都不如一个后勤管理员?上任后遭到全团干部战士的反对,每次组织部队看电影都被惹得轰堂大笑。人们不是笑这位股长,是笑四团的领导没有水平,太不正常了吗!这位股长每次到师、军开会,因为不懂业务,出尽洋相。背后总有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加上老彭不跟他配合,他无法开展正常工作,混了三个月,自感没趣,脚板抹油——开溜了。   军务科长童万松看不下去,专程到四团找那位有权的大人谈这事,在四团大操场转了两圈,说:“小彭是全师首屈一指的好军务参谋。”但得不到这位有权大人的认可。童科长继续说;“如果说你们不用,我要用”。我们这位有权的大人竟不放人。我至今都没有搞明白,是因为什么事情得罪了他。
         第二位军务股长是我的同乡战友,他还算聪明,没有上任之前就到九八医院跟我说好话,要求我不要急于转业,至少带他半年,把业务带熟了再撒手。“不说是给党干的,就算是给我某人干的好吧”!话说到这一步,加上我们平时关系很铁,我就了他的意思。当天出院回来工作。
       刚刚工作两个月,这位股长因为某个问题寻死觅活,那天半夜如果我跑慢三分钟,恐怕早就“荒塚一丘草没了”。送到九八医院后,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在国民党中校院长,时任内科主任袁钖林主持抢救下,“以活人当死人治”的胆识,好不容易才将他从死神中拉了过来。32岁就在部队办了退休手续。这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谁好谁坏,历史真是残酷无情。正应了那句古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就是我们这位有权的大人选的干部。这时候再想起老彭来了,对不起,我不希罕这个官。参谋长张作勇,副政委汪祥盛都找我谈过话,说熬到头了,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
      我们这位有权的大人,一旦权在手,便把令来行,自以为是南霸天,可以为所欲为,竟去强奸部属。结果被南京军区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除保留军藉,从副师降到副团外,其余全部扒光。这真是应了那句古话: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若要不报,时晨未到,时晨一到,彻底报销。
    参谋位置上坐了10个年头,都成精了。
      好在我到地方来了以后,凭自已的本事,顺风顺水,官到正处级,官虽不大,但我努力了。我是从农村入伍的,政治上没有背景,经济上没有帮手,完全靠自已两只手,而且是在身体有病的情况下取得的,我对得起党,对得起群众,也对得起我自已。
       前几年那位有权的大人两次到武汉来玩,战友们都通知了我,但没有去,我真不知道那位当年横行霸道的大人怎么还有脸到处跑?我都替他害燥死了,太没志气。  海云战友发帖说:要忘记过去,忘记恩怨。我也曾试图把这些事忘掉,但我的记忆力实在太好了,您们不佩服也不行。这可能与我每天用手指敲头有关系,40多年前的事就象昨天发生的一样,怎么也挥之不去。
        战友们:这10来集实在太精彩了,至少可以拍两部电影,不精彩不要钱。但确实不能再发了,给他们留点面子吧!           
      (完)
    2010年5月7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5-11 20:48
  • 签到天数: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何幼鹏 发表于 2010-5-7 20:5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文章很高兴,彭参谋又有新故事讲给大家。看完后记很感慨,这样的事、这样的人到哪都一样。战友网大家聊的主要还是军旅生涯中的逸闻趣事,而我们的彭大将军满肚子的故事就是不讲给你们“听”,看谁能奈何我了!!!估计彭大将军落网之前还没仔细看过网站的宗旨,所以发此感慨。私下我们交流过,但在班务会上我还是坚持我的意见,先请彭大将军看一下网站的宗旨再说话。不要却了大家的意思。
        以下是网站宗旨,复制给老人家学习学习,再给老人家进一言,学习一下毛主席诗词“牢骚太甚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各位战友,这里是大家聚会的新天地。在这里终于摆脱了过去局促的环境,使我们这群经历世事的老顽童有了更大施展空间。现在好了,想说,你就对着话筒扯着嗓子尽情地说,只要对方愿听、愿笑、愿哭;想看,你就把摄像头大胆地对准自己,把历经沧桑的老脸尽情地展现给想看的人,回报你的也会是一对激动的老眸子;想写,你尽管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与你现在的干粮倾囊倒出,随便搀和,放松凑兴调侃,抓住一个或几个对象吞云吐雾,极尽能事,长篇,短句随你尽兴;想聊,一对不够,你就东拉西扯把那些闲着的、能熬夜的,懒的写的同伙一网打尽,时不时开个大会、小会准能让你分外地爽;想发照片,只要你不嫌丑,不管过去与现在的,请大胆地往上传,即便是秘密的害羞的也不必管它,因为我们已经老了,脸皮也厚了,这些再不曝光就留不住了;想说悄悄话,你就找准对象,在大圈子里营造自己的小圈子。但注意:“千万不能脱离组织呀”!咱们的原则是:既有民主又有集中,让每个人心情舒畅。网站就是我们的家,叮嘱一声,要格外爱护珍惜呀!

    138203138203 138203 [/img] ┭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0-1 19:18
  • 签到天数: 13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蒋庆文 发表于 2010-5-7 21: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138109138109 138109 [/img] Ξ Ξ Ξ

    该用户从未签到

    张同林 发表于 2010-5-7 22:47:0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做了很多好事,干了许多漂亮的事,自己却成了"冤大头".转业是明智之举!法院给你用武之地,"伸冤"出头之日.咱俩同病相邻,半天不够唠的.何会长送的诗词极好,"风物长宜放眼亮",一直是我的座佑铭.

    138076138076 138076 [/img] ┠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0-1 08:34
  • 签到天数: 25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张志涛 发表于 2010-5-7 23: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志涛 于 2010-5-7 23:36 编辑

    地位是临时的,金钱是身外的,健康是自己的!成败荣辱皆由随便,健康快乐才是本钱,人生在世,知足常乐呀!

    该用户从未签到

    吴越金星 发表于 2010-5-8 01: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越金星 于 2010-5-8 01:57 编辑

    彭参谋与张汝成副团长做了一件大好事!大积德!大善事!尤其张副团长,敢挑担子,刚直不恶。没有你们的正直,不仅仅可能是冤屈了一个好战士,而且对我二师也造成了损失。值得庆幸的是,由于你们的实事求是,秉公决断,洗清了因误判而栽赃在汪必成同志身上的冤屈,也促成汪必成同志此后在部队健康发展奠定了良好之基础。汪必成,男,浙江临安人,1958年生,1976年冬季从临安县入伍,从二师四团一个普通士兵干起,后被提拔转志愿兵。该同志聪明、智慧,敢做敢为,敢想敢干,用今天话讲:叫做“科学发展、与时俱进”。八十年代中后期,其在步兵四团就率先举办了全湖州第一个军地两用汽车司机培训班,在保障部队培训司机的前提下,充分利用部队汽训队优厚的教学资源,有偿培训地方汽车司机,既解决并改善了部队教育训练与生活保障经费短缺,又支援了地方经济建设人才。后被破格提干,官升至步兵二师后勤部部长、上校军衔,现转业任浙北一地级市公安局党组成员、交警支队支队长兼政委,高级警衔。所以说彭参谋等人做了一件大好事!需要在此点评的是那个事发当地交通监理破站长,当属乃我党我军尚未训练成熟就被淘汰的“次品”,否则就不会妄加评判,错乱报警,他咋不报总参呢?!按照二师老首长骆国富同志常用的经典语言说,这种人就是“情况不明决心大,心中无数点子多,哭了半天谁死了不知道!”(用骆首长的浓郁湖北方言表述相当动听)。至于后文中提及的那个曹操档次的破人物,纯属党国败类,罪有应得。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51
  • 签到天数: 112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彭本炎 发表于 2010-5-8 07: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吴越金星战友提供这一重要情报,我转业后一直不知道汪必成的下落,能告诉我他的具体联系方式吗?在部队时汪对我始终很尊重,我们是好朋友,虽然那时汪是战士,但我们没有代沟,更象兄弟。同时也请问吴战友,能告诉真名吗?你原来是哪个连队的,我们认识一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51
  • 签到天数: 112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彭本炎 发表于 2010-5-8 09: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感谢二师战友网这个平台,也感谢当初何老弟硬逼我上网。要不然我的这些东西可能全部都烂在肚子子里无处发泄。而且还学会了打字。这件事从表面上看是坏事,但从某种意义上看他又是好事。你说我不行,就算我不行,换一个环境看我到底行不行。从而激发了更加奋发图强的决心,我相信金子到哪里都会闪光。退一步说,就算按童科长的意见让我当了军务科长,根据我当时的年龄,至少要稳定3至5年,3、5年以后又是什么样子,很难说。也可能落到企业去了。在部队有好几个团职干部转业到企业以后,生活过的很艰难,工资比我少一大截,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还真要感谢他,要不然我还真到不了这个位置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0-1 08:34
  • 签到天数: 25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张志涛 发表于 2010-5-8 11: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8# 彭本炎
    说的在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2-18 21:14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张五星 发表于 2010-5-9 09: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曹操这个人在部队我与他吵过多次架,但他耒西安我们还是招待了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51
  • 签到天数: 112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彭本炎 发表于 2010-5-9 16: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领导您确实是个好人,宽宏大度,不记前嫌,令人钦佩,但我做不到。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应该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是思想转不过弯子来。应该恭恭敬敬向老领导学习。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8-12-7 23:57
  • 签到天数: 716 天

    [LV.9]以坛为家II

    杨铭志 发表于 2010-5-9 18: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
              实事求是,大事当前不糊涂,老领导正确处理了爱军和爱民关系,有水平。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51
  • 签到天数: 112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彭本炎 发表于 2010-5-10 08: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杨秘书长的鼓励!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5-8-21 00:08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张吉明 发表于 2010-5-10 09: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吉明 于 2010-5-10 09:41 编辑

    老彭啊,看了您的文章,我是感慨万千啊,咱们有共同之处,缺陷就是太完美,弱点就是太优秀,问题就是拿着显微镜、放大镜硬是找不到您的问题,您太有才了,让他们相形见绌,没法混啦,不整治您就是不可能的啦。那时我们的部队都是什么马啊、驴啊、骡子、猪的畜生类的掌握大权,能选出好人吗?指望它们这些动物去做人事可能吗?我1978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就是现在的国防大学)干部部选中,并且下了调令,到了军里,就让当政委的动物给卡下,并且既不让转业,也不准提拔,在炮团一营当副教导员从1979年到1985年,一干就是7年,就是这样整你。我没得罪过他们,就是因为我有能力、有见地、有人格,为人正派,不给他们拍马屁。1981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干部部在全军选拔干部部最优秀的干事,把我选中,师政治部主持工作的李海门、米养民都一致同意推荐,结果还是马的狗腿子二师干部科的猪科长,假传王政委的圣旨阻挠而告吹。最后还是冯副政委、史玉孝政委、吴铨叙政委这些正派的首长才把我提拔为师后勤部政工科长。那段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是二师最黑暗的日子,提拔了很多无能、无耻之辈,那是部队的悲哀。我和您一样,转业后从科员干起,也熬成了保定市委一个正县级部门的一把手,被评为编审、教授,从2007年开始,连续三年为河北大学思想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答辩委员会主席,现在被聘为国务院扶贫办一个司级单位的司长助理(专家),更重要的是我论证设计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课题成果形成的35万字的《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理论与实践》一书,成为全军“军人道德规范”学习教材的五本中第一本领军教材,这是我对军队道德建设的贡献,也是我曾今当过军人的骄傲!而且我在2008年再次成功申报立项一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课题,这是很了不起的!这就是您说的是金子总会闪光的!我们俯仰无愧天与地,进退不畏鬼和神,堂堂正正,顶天立地,无悔人生,这就是我们的本色!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6-5-11 20:48
  • 签到天数: 88 天

    [LV.6]常住居民II

    何幼鹏 发表于 2010-5-10 09: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水至清则无鱼 ,人至察则无徒”!本人网名“无徒”乃由此而来也俗话说,是金子总会闪光的,是锥子总会出头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张同林 发表于 2010-5-10 11: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14# 张吉明

    吉明老弟在报道组我印象很深,为人忠厚,办事扎实,勤奋好学,团结友爱。真没想到你和我一样受到排斥打击!你说的一点也没夸张,那段黑暗的日子奴才称霸,人才受贬.这种现象古往今来都有.它使咱们长了见识,激励斗志,终有所为。从这个意义上讲,咱们应该感谢他们。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5-8-21 00:08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张吉明 发表于 2010-5-10 11: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16# 张同林
    谢谢老兄,过去了就算了,其实领导是光听小人谗言的,领导不一定不好,主要是下边想讨好的心术不正的小人太腻歪,害了部队的栋梁之才,也损害了领导的形象,其实有的领导很有水平,也是很可爱的,这就是历史,大家不过是总结一下罢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5-8-21 00:08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张吉明 发表于 2010-5-10 11: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15# 何幼鹏

    您说的很有道理,人和人都不一样,都得在这个地球上生活,不至查,也不至清吧。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51
  • 签到天数: 1129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彭本炎 发表于 2010-5-10 12: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彭本炎 于 2010-5-10 13:41 编辑

    张老哥:您过奖了,我哪能跟您比呀,您那才是真本事,我看了您网上发出的那些文章,确实是写得完美,高雅、无可挑剔,想修改都难。老实说我写不出这样的文章。我只写一般的东西还凑凑合合。算了吧,向前看,过去了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我们都60多的人了,什么名呀,利呀,都早已淡化得差不多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身体搞好,多活几天,既为后人造福,还能在网上见面,谈天说地,如果说考虑太多,哪天熄了火,划不来呀,老哥,您说是吗?

    该用户从未签到

    周光轩 发表于 2010-5-10 12: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吉明老弟你好:世上事说不清道不明只怪咱们自己命运不好,马政委是我的首长加兄弟此人在一军中口碑不错,他高风亮节从他在302团起我们一直相处。直到今天我们一直是兄弟,老弟请你包容!!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战友网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怀念战友|小黑屋|手机版|陆二师战友网 ( 京ICP备14052381-2号

    GMT+8, 2018-12-19 09:00 , Processed in 0.06509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