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战友网 登录
陆二师战友网 返回首页

杨铭志的个人空间 http://leszyw.com/?2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送香茶》——楚剧剧本欣赏(铭志改编版)

已有 62 次阅读2018-1-25 02:53 |个人分类:11. 戏剧曲艺

《送香茶》——楚剧剧本欣赏(铭志改编版)

快过年了,家人都将团聚,家中有老人已逝的战友也会想念逝去的老人,尤其会怀念自己的母亲。记得但茂贵老战友就有一篇 “母亲打草鞋换取家用盐和油” 的日志,这就是生活,真正的贫民百姓的生活。
俗话说,“ 台上有的台下都有 ” 。现将我2013年1月9日至12日期间根据碟片记录改编,我组建的同乐业余楚戏班曾经排演的楚剧剧本《送香茶》发出来供大家欣赏,或会唤起你对母爱幽思。

剧情大意:几年前,因被继母所逼远走他乡的小宝童与姐姐途中失散,迫于生活无有着落,小宝童在一农家桑园欲结带自缢,适逢月英和母亲到桑园采摘桑叶,救下了小宝童并带回家抚养,使宝童和月英成为异兄妹。一天,月英借到学堂为宝童送茶之机,向其吐露爱慕之情,宝童知恩图报,未曾应允,月英不甘,施计向母亲拨弄是非报复宝童。母亲察言观色看出女儿心思,撮合了二人姻缘。
时间:明朝末某时期 
地点:张母家中——私塾黉学馆——家中
人物:张 母(中年),女儿 张月英(少年),养子 张宝童(少年)

【幕启 

第一场:送茶起祸 

(开场锣 月英上场 伴奏起)
月英内唱(起腔):花开花谢叶儿落,(上场)
月英接唱(中三眼):母命我送香茶去到黉(读音:红)学。宝童哥生得好人品不错,他纯真至诚勤奋好学。我有意将终身托付于哥,岂不是青梅竹马百年偕和。女儿家从未有对哥说破,趁送茶试探他的心意如何?转面来将茶盘轻轻托过(锣鼓间端茶盘),莲步轻盈快如梭。一路上无心观看鲜花朵朵,不觉间来到了哥的黉学。(白)哥哥,开门哪——(长锤 宝童上场)
宝童唱(快三眼):三皇五帝到如今,是非功过看得清;打铁先要自身硬,治国安邦朝政明。千头万绪一句话:做人做事要安分。(月英插白:快点开门哪!)读诗书耳听得黉学外有人叫门——,
(白):待我看来——月英(白):哥哥!(惊喜)妹妹呀!
(接唱)一~见贤妹呀双眸明。休立站请随兄把黉学内呀进,(间锣,二人进学堂内,月英右入站左)
宝童接唱:问一声 妹到学中 为谁人?
月英(叫板):哥哥呀——
月英唱(中三眼):宝童哥你且待 听我告禀——(读音:丙),妹有言来你且听,在家中领过了母亲之命,她叫我送香茶 哥哥解渴润心。
(间锣,宝童轻抚茶盘后,投袖、收袖)
宝童接唱:好一个恩母娘疼儿心盛,亲生女呀当做了送茶之人,望家中施一礼 我接妹的茶饮哪——(欲端茶,月英缩手未允)
月英(白):莫忙,你猜这杯茶是那个亲手做的呀?
宝童(白):喔,如此说,这茶是妹妹亲手做的么?
月英(叫板):嗯,哥哥呀——
月英接唱下句:片片茶叶似我心。(演唱间二人换位,宝童从右移位←至左,月英托茶从左→至右)
月英接唱: 色青绿,香气盛;液汁浓,味道纯。宝童哥饮香茶你要细品——
(宝童 端茶揭盖,轻吹气,闻茶香;月英倒掉茶盘剩水)
宝童(叫板):呀——
宝童接唱下句:香茶爽口味清新。多谢贤妹情意盛哪,妹归家要多拜上啊 我那疼儿的娘亲(收腔)。
(宝童欲还茶杯于盘中,月英故意俯身,险些脱杯,宝童:嗨!虚惊后一笑,轻轻指点一下月英,放茶杯,月英接杯。)
(间锣,摇板起,宝童转身伏案,坐下读书。月英欲走而又不舍)
月英唱(摇板):站立在——学门口——回头观定——(乐队行弦:1 56 13  2162 1……月英转身悄悄返回学堂内后,放下茶盘,拂去脸上汗珠,见桌上纸扇,遂拿起站立左后,为宝童打扇)
月英接唱下句:哥读书妹打扇相爱相亲(收腔)。
宝童唱(摇板):这册书读到了——吾日三省——(转快三眼)徐徐清风爽精神,天气热何来的凉呃风阵呃阵——(快长锤 ,童起身查看窗外,英跟随背后继续打扇,童回头见英,一惊,英急退,用扇遮羞。童见其未回家,不免奇怪。)
宝童(白):呃,妹妹。(快长锤)接唱下句(摇板):贤小妹不归家所为何情?
月英唱(摇板):适才迈步出了门——,(快长锤,二人换位,宝童从右移位←至左,月英拿扇从左→至右)
月英接唱(快三眼): 回头看哥汗淋淋,见桌上放得有白扇一柄,妹与你唤清风哥好读文~~。
宝童(叫板):呀,呀呀——(快长锤)
宝童唱(摇板):贤小妹请上前受兄拜呀敬——(间锣,拜月英,英故意靠拢回拜,相撞,英仰身欲跌,伸右手宝童轻搀扶)
宝童(嘱白):哎呀,小心了——啊!
宝童接唱(快三眼):异兄妹胜过了骨肉之情。为兄我若能够蟒袍衣锦,决不呃忘妹的深情——和娘的大恩哪——~~。(童躬身作揖,英趁机夺过童手中的书本)
月英(白):不用客气,莫拜莫拜。哎,这是读的个么书啊?
宝童(答白):这乃是记载历代君王的书 。
月英(白):哦,原是记载一代君王的书。(英假装看书)
宝童(指正,白):看倒了,看倒了。
月英(不服,白):我晓得的。(将书倒过来)
月英(白):哎,这上面写的么事啊?
宝童(答白):赵匡胤。 
月英(白):哦,赵匡胤?他是个什么人呢?
宝童(答白):宋朝的皇帝唦。
月英(白):那,他是个好皇帝还是个坏皇帝呀?      
宝童(叫板):妹妹呀——
宝童唱(采桑调):赵匡胤,赵玄郎~~,千里打马 到咸~阳;那京娘 许终-身 他全然不想啊,儿女私~情他抛一 旁。到后来 在陈-桥 黄袍升帐 啊,统江山 登龙庭 做了宋朝的太上皇。
月英(叫板):哥哥呀——
月英唱(中三眼):依我看 赵匡胤 他处事不当,哪一个 有志人 不配妻房?(宝童惊讶:你——!)
月英接唱:只要是 两相投 妇随夫唱,未必说 就误了他的 大好时光 ? !
宝童(惊讶,白):哎呀妹妹,这乃是黉学之中,你你……休得要胡言乱语呀!
月英(白):我不说,你又搞不明白咧。好好好,算了算了,我不说,不说咧。
月英(指书,白):哎,哥哥,这又是个什么人呢?
宝童(答白):这乃是 隋炀帝。
月英(白):那他 是个什么人哪?
宝童(叫板):妹妹呀—— (快长锤,摇) 
宝童唱(摇板):他是隋朝 一帝呀——君——,(转快三眼)昏庸无能又荒淫;兰英本是他的同胞妹,花园里戏手足败坏天伦;到后来 国破家亡死于非命,万古千秋(摇:6767 6767……)落骂名~~~。
月英(叫板):哥哥呀——(快长锤,摇) 
月英唱(摇板):这件事为妹的——另有别论哪——~~~,(转快三眼)前秦后汉我搞不清;戏亲妹当然是 天良丧尽,若要是异兄妹——(摇 3·333 32123 ...…),
宝童(插白):那又怎样呢?
月英接唱:我看哪——还是(欲言欲止,宝童插白:么样啥?) 
月英接唱:还是——可以成亲(羞涩,手绢遮掩)~~。
宝童(白):呀!哎呀妹妹呀——(快长锤,摇)
宝童唱(摇板):妹妹出言~~你太不慎——,(转快三眼)别忘了你是一个女钗裙;从此后你休得要 胡言乱论——(间锣,宝童拿出茶盘给月英,英扭捏,童拉过月英左手,塞到英手中,白:拿着!)快快回家 侍奉娘亲~~——。
宝童(白):回去,快点回去。/                                   月英(白):我不走,我还有话冇出口。// 
宝童(白):哎,哎,你还有么话要说唦?你就说咧。/   月英(白):哥哥,你……(吞吞吐吐)// 
宝童(白):我,我么 样啊?/                                      月英(白):你——  // 
宝童(白):我么事唦?哎哟,说唦。/                          月英(白):我不好说。// 
宝童(白):你我兄妹,有么话不好说呢?/                    月英(呛白):哥哥...你,你喜不喜欢我呀?//
宝童(白):你是我的妹妹,那有哥哥不喜欢妹妹的道理咧?/月英(白):那,你刚才,说别个瞎说咧。// 
宝童(白):那是为兄为了爱护于你。 
月英(叫板):哥哥呀——(快长锤,摇)
月英唱(摇板):休道为妹~~胡言乱论——~~ ,(英温情拉起童右手。转慢流水,开头一字一板)妹有言来你是听;一爱哥的好人品,又爱你忠厚老实多温存;只要哥哥你肯答应,我和你在黉学~(宝童插白:怎样啊?)订下终身。(手绢遮羞,隐退桌边)
宝童(惊吓,白):哎也,这样的话你怎么说出了唇?(急转身挥汗 ,叫板)哎哟!我的妈也—— 
接唱(快三眼):听她言来心一惊,吓得我读书人冷汗淋;在黉学你竟把婚姻谈论,要知道上面还有~孔圣人。(整装挔袖,转身叩拜)
月英接唱:管他圣人不圣人,权把圣人当媒人。(白)拜堂呃!(强拉宝童一起并跪,模仿 “拜堂” 后,分别站起)  
宝童(叫板):哎哟—— 
宝童唱(摇板):丫头说话不中呃听—— (快三眼)久站黉学祸临门,手拿戒尺将你——训——
宝童(来回用戒尺击打课桌,追打吓唬月英。白): 回去!你回不回去的呀!走,快回去!再不回去打你个死丫头的。
月英(沿桌周围转着躲闪,童追至左后,英闪至右边九龙口,发现衣服被桌子角挂破。白):好咧,衣服也被挂破了咧!
宝童(白):哎哟哟,你跟我回去哟!(将月英推出门,英受委屈拭泪,童转身将桌上茶盘拿出交给月英,英生气不接)  
宝童(催促,白):哎呀你拿导唦。(英仍不接,童将茶盘放在地上;返回室内关门)  
宝童接唱(下句):从此你不许进学门!  
月英(哭白):唔呀,呜呜——(快长锤,摇)  
月英唱(摇板):宝童哥在学堂拷打于我~~,(俯身端起地下的茶盘。接唱)  又羞又愧两泪落;事未成 新衣裳也撕破,(欲走,想了一想又返回,接唱快三眼)回家去把是非挑拨,今日里来一个移灾嫁祸,害一害我那狠心的(偷听门内)宝童哥哥。(白)哼!(月英下场,宝童开门追看)
宝童(白): 宝童唱(摇板): 见丫头 含珠泪 匆匆回呀~行~—— (转快三眼)非是我宝童太狠心,好娘亲待我情意深,我怎能私自定终身;可怜我骨肉亲失散尽,仇未报---来 志未成;苦读书(53 23 5)进呃学堂安守本分——(欲入内急转身,白)呀,糟!(接唱)陡然一事上胸襟,丫头归家 心含恨,怕的是叼是非气坏娘亲,我还要赶回家 把这实呃情 告呃禀~~哪,(回头锁学堂门,二幕落· 转场· 接唱)这才是 无风掀浪~~起风云———~~~——!(撩袍下场)

第二场:草堂生怨 (长锤乐起)

张母内唱(启腔):良人夫 死得早 丢我守寡——(出场)   
张母接唱(女雅腔):(这)里里外外都靠我当家;清早起开柴扉有七件事大(启承转合之中句),柴米油盐酱醋茶。在桑园 捡回一子 收养我的膝下,将宝童啊 只当是亲生 我疼爱于他;清早起 命月英 送茶到学下啊,是缘何 (到)这时候哇  还不见回家?(我)等儿回  打坐在呀 草堂之下~~~——(上句停)
(慢长锤 月英上,想心思稍顿,用口水点左眼泪;进屋内,不怀好气)
月英(递茶盘给母亲,白):拿倒拿倒!(张母诧异)
月英接唱(下句): 回家来,见妈妈啊(促泣) 珠泪巴巴。(委屈地 白)妈——(嗲坐到张母腿上)
张母(亲热地 叫板):哎呀,儿啊——  
张母 唱(雅腔):清早起 命我儿 送茶到学下,为什么 这时候 竟哭着回家?莫不是 一路上 有人(将你)戏耍,来来来,娘带尔 要前去问他。(白)走!
月英(叫板)唱(快三眼):妈呀!千错 万错 是娘亲有错,(母插白:我有么错呢?)娘不该 命孩儿 送茶到黉学;(母插白:那他嘎么事喝呢?)宝童哥 不饮茶 倒还犹可,他不该(母插白:么样啊?)将女儿 留在黉学。
张母接唱(快三眼):小丫头 休得要 谎言骗我,哪一个啊 不夸你的 宝童哥哥;他忠厚老实又好学吖,从今后啊 我再不许你 瞎说你的哥哥。
月英(凶母亲 白):哼!
张母(吓退一步 白)闯她娘的个鬼也,还作倒我狠起来了。
月英唱(摇板):娘不信哪,这,这新衣裳 也被扯破——~~,这就是你心疼的 宝童哥哥。
(英让母亲看衣服破处,母看后 顿生怒气 )张母(白):我 好恼哇——!
张母 唱(摇板):见此情不由我~~~心头起火~~——(月英一旁拍手,暗暗高兴)(转快三眼)骂一声 小宝童 做事可恶;叫月英哪 (月英 上前答应 )到上房 将衣(服)换过,小奴才回家来——(月英欲走又转来)
月英(突喊 白):妈!                                                张母(白):做么事啊?
月英(嘱白):你要轻轻地打,                                   
张母(白):么呀啊,打人还要轻轻地打呀?  
月英(嘱白): 狠狠地骂。                                         
张母(白):我晓得滴。  
月英接唱(摇板收尾):妈呀,你要重话轻说~~~    (月英从右上场门下场)
(张母生闷气,摇板起)张母唱(摇板):小奴才 在黉学 他,他他他,竟敢闯祸哇——~~~
(转快三眼)这件事 定问个石出水落;怒不惜(56 16 50) 我权且在 草堂打坐~~——小奴才回家来 逃不脱我一顿折磨哪——~~——(气坐椅上,等宝童回家。)

第三场:成全良缘

(宝童急上,摇板起)
宝童唱:宝童生来命太薄——(转快板)娘亲去世我受折磨,在家中晚母常责打于我,出门外又被这丫头磨。恩母娘她本是真心待我,怕的是丫头把是非挑拨,到了家——
张母(插白):奴才还不回来呀!
宝童接唱(摇板):呀,娘在生气——我,我,我还是回黉学去躲——
张母(白)我瞧见了。
宝童接唱:哎,(快板)偏偏又被母瞧着,自古俗语说的不错,“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罢,罢罢(32 12 30),(摇板)进草堂忙把——揖(来)作——(随打击乐.进屋.接唱):孩儿本是不孝子,我下了黉学——。
宝童(白):孩儿见过母亲
张母(白):儿回来了?
宝童(白):回来了。
张母(白):你在学中做的好事啊!
宝童(白):呵,母亲,孩儿乃是读书之人,未曾作甚么歹事啊。
张母(白):哦,孩儿是读书之人,未做什么歹事?
宝童(白):嗯,正是。
张母(白):好,你与我站上前来。
宝童(上前,白):母亲。
张母(起身.举手击打宝童一掌,宝童捂面,惊恐白:呀!)
张母唱(怒气冲冲,摇板):贱奴才不由我牙关咬坏呀——
张母(狠揪宝童右边耳朵,白):你,你跟我跪下哦!
张母(接唱,快三眼):我骂一声哪,小宝童你这个不孝的奴才(再次揪宝童耳朵)。曾记得三月三娘去把槡採,天气热母女们打坐在石岩(音:yai);见奴才挂树上你险些吊坏,我母女们使全力把你救下树来;带回家娘未曾把儿啊看外,我只当是啊娘的亲生十个月少怀;清早起命月英送茶到学台,(转数板接快板)谁叫你不学好扯妹开怀;抛国法无家教人不如畜哇(或:前三皇后五帝礼教尚在呀),(你这)读书人怎能够戏弄裙钗?(气急,渐快)寡妇娘岂容你作古作怪,我打死你这浪荡子(拿出“家法”夹棍,抽打宝童)娘也应该呀——!
张母(气急败坏地.白):我打死你,打死你,不打断你的狗腿……
宝童(疾呼):我的娘...O
张母(白):哎哟,这种丑事都做出来了,还叫个么娘哦。
宝童(白):那——叫么事呢?
张母(白):那就叫亲(娘)乃……(意识到不对,突然停住)
宝童欲唱:我的亲——
张母(白):吔吔吔……呸呸呸,我这个该死的嘴巴嘞(轻掌自己嘴巴)!舍了,我一句话说岔了口,你看啰,他,他轻飘飘地就叫出来了啊!(羞愧.自悔)
宝童接唱(哭头):——娘啊——(散板起)容儿细(呃)诉呃 ~——(接唱男伢腔.慢板):儿岂是那忘恩负义轻浮之徒。曾记得,娘在那桑园为儿把命救,带回家胜过了亲生的骨肉;全不顾,家中的清贫又多了儿一口,娘的甘苦哇是点点刻在呀儿的心~~头。夏采桑冬砍柴是满山奔走哇,春摘茶啊~到秋又搓麻,才换来一点盐和油哇。为儿女我的娘您勤扒又苦做,为儿女啊苦劳累我的娘您白了鬓头。(渐快)儿长大应为娘把家什来做,家中事应为娘来分担苦和愁。为儿的前程辛苦活你不让儿动手,积攒的血汗钱要把学费来办筹。送学堂读诗书蒙娘的恩厚,恨只恨儿无志不能够光耀门——楼。(打,打!转中三眼)清早起妹送茶到黉学内走,谁知她要与儿私定鸾俦;我怎能背着娘暗约婚媾,骂了她女儿家要知羞;打了几下她含恨走,归家来反赖我在耍风流。娘待儿的义重恩德厚,比山高比海深永记心头。这本是学中情来说清楚,我的娘啊——儿怎会知恩不报啊反以为仇哇。
张母唱:呀——(摇板)小宝童诉衷肠叫我难解——(喊出月英,白)月英过来,站好!(接唱):学一个审判官打坐法台。左牵男右牵女你们各跪一块,(白)跪下,(按下月英)你给我跪下哟!(接唱):谁个是谁个非?与我说了出来(呀啊——)。(月英、宝童同时欲说,张母准月英)
月英唱(摇板):宝童哥做的事你自己心明,
张母(白):他做了么事,说!
月英接唱:娘的面前还不人承;妈妈若是不相信,我和他在黉学(张母插白:么样?)还比过古人。
张母(白):嗨,闯到个鬼唷,为娘我活了这大把年纪,还不晓得古人是个么样子呢,你们小小年纪,就学倒比古人。好乃,我看你们是么样个比法乃?
(月英、宝童又同时欲说,月英抢白)
月英唱(叫板):母亲哪——(摇板)前朝有个赵匡胤,
张母(白):赵匡胤,他是个么人呢?
月英接唱:(快板)护送京娘千里行;京娘许婚他不应,到后来坐江山还做了圣君。
张母(白):唷,照这样说,那你们还比的是个好人乃,啊。那,是哪一个比的呢?
月英、宝童(争着抢白):哎,是我,是我,是我!
张母(白):莫吵,到底是哪个比的?
宝童唱(叫板):母亲哪——(摇板)儿有言来望娘思秤,(快板)她未读四书怎比古人?儿在读书她将我问,还胡言乱语表真情,她——
(月英做摇头和连连摆手手势)
张母(白):她么样啥?说唦。
宝童(白):我不说。
张母(白):说的蛮好的是么样不说了呢?
宝童(白):她叫我不说。
张母(白):月英咯,你是么样叫他不说呢?
月英(白):我几曼攒叫你不说啊,我连口也冇开,又冇做声乃。
宝童(白):她在那里摆手乃。
张母(白):月英,他说的蛮好的,你摆手做么事呢?
月英(白):我跪在这里,动都冇动乃。
宝童(白):你把个手卯起来摇乃。
张母(白):把个手拣(藏)起来。你再说。
宝童接唱(又止):她——
(月英改做“打人”手势吓唬宝童,此处做戏,台词与上面相近似,如:月英(白):我几曼攒不准你说啊,我随么事冇说乃。宝童(白):他这样做要打我乃。故其它台词省略……最后一次是:月英又做“挖眼”手势吓唬宝童)
宝童接唱:她——(突然止住,惊叫)哎唷我的妈耶——不说了,不说了!
张母(白):是么样惊昂鬼叫的,又不说了呢?
宝童(白):我再不敢说了。
张母(白):月英咯,你做么事不准他说呢?
月英(白):我几曼攒不准他说啊,我连吭也冇吭咧。
宝童(白):她在那里要挖我的眼睛乃。
张母(白):月英,他说他的,你做么事要挖他的眼睛啊?
月英(白):我跪在这里,动都冇动乃。
宝童(白):你把个手卯起来做(“挖眼”状)乃,嚇死人得的。
张母(白):你做么事做神做鬼的黑他哪?晓得几淘神的个东西耶。你跟我把身子背过去,转过身去!
月英(不服气,白):车都车过来了咧。(张母动手强行推月英转身)
张母(白):好,你再接着说。
宝童接唱(叫板):母亲——(快板)她道儿一派好人品,要与我在黉学——(月英着急直摇头摇手)
张母(插白):么样啊?
宝童接唱:——定下终身。
张母(生气指着月英,问白):这话是你说的?
月英(害臊,急反指责宝童):这话是你说的!是你是你是你!
宝童(不甘委屈,指责月英):不是我说的,是你是你是你说的!
月英(心寒苦衷,羞涩害怕,白):妈,女儿冇说这个话。

张母唱(锣鼓连滚击打,摇板):他二人辩情由(暗喜)娘心中有数——(转快板)想必是花有意来蝴蝶未求。我不如呀------暂回避看一个清楚,不对娘说实话,就跪断你们的——磕膝头!(依然装生气,白)嗨,气死我,呕死我了哦!跪好,跟我跪好!(转身回屋)
(乐队文场循环“浪弦”,月英小动作,向宝童示意,羞羞宝童,仍未予理睬,捡小石子打宝童,宝童抹脸瞪眼;月英假喊“妈——”吓唬宝童,见宝童吓一跳,月英“噗嗤”直笑,宝童守矩跪稳;月英又有意挑逗,未理,月英偷看母亲未来,开始席地跪姿搓步向宝童挪近;张母后台出来偷看她俩,恰见月英靠近宝童后,示意一定要嫁给宝童,并趁宝童不防,按倒宝童,得意叫出一声)月英(叫白):“我们拜堂呃——!”(此时张母上前)
张母(白):好哇,看我不打死你们!(拿出家法左拍右打)
宝童(白):妈呀,是她。(月英躲到宝童身后,拉住宝童后背,前躲后闪,见母亲打着宝童额头,月英心疼,想上前保护,于是拦住母亲手中“家法”,跪地哀求母亲不打)

月英唱(哭头后唱散板):我的娘啊——娘且住手,
张母(白):气死我了哦。
月英接唱(中三眼):今日事听你儿细说从头。自那年在桑园把哥哥搭救,我和他两小无猜情胜手足;女长大爱哥哥老实忠厚,爱我的哥有学识他性侵温柔;今日里趁送茶把春情倾透,谁让他让你儿空把情投;这本是真情话对娘实诉,打死我也要与哥偕老白头。(拽娘衣袖求情)
张母唱(摇板):小丫头一片痴情对娘倾诉,(暗喜,转快板)到叫我寡妇娘盘算在心头;他二人若能够成配佳偶,也了却了为娘我百年之忧。扶起了月英儿后房内走,(月英欲言被张母示意退下。回过头,宝童吓得赶紧低头后退,引得张母掩面窃笑,禁不住笑出声来)张母唱(叫板,启腔转女伢腔):儿啊——(将“家法”扔到幕后)我叫一声啊小宝童娘的宝贝心肝我的乖乖痛肉哇。(拉住宝童的右手,深情地)适才间是为娘未问清楚哪,错打了儿你几下(爱抚地抚摸宝童额头),千万莫要挂在心头。妹对你呀倾心倾情是女中少有哇,你们二人何不结下这美满的眷属(宝童含羞摸后脑勺)?直等到大比年皇榜开就,娘办盘费呀送我的儿你进京去把名求;
宝童(躬身揖拜,白):多谢母亲!
张母接唱:但愿得儿的好文章似锦绣,但愿得儿此去京都独中鳌哇头;(月英幕后上前)娘的门前竖旗杆要斗上加斗,金字牌匾就悬挂在娘的门~~楼!直等到儿的壮志酬功成名就O(转连板)那时候啊你们二人结丝络成佳偶;(左右手拉起月英和宝童)夫妻完婚洞房花烛,那真是啊我一家人:亲上加亲、喜上加喜、团团圆圆、热热闹闹,团团圆圆热热闹闹喜度春秋,我这寡妇娘也心满意足。我的乖乖呀儿啊(将月英宝童二人手牵连到一起)——愿你们百年好合、偕老白头——!
宝童(白):多谢母亲!
月英(白):叫错了。
张母(不解,白):么样叫错了啊?
月英(白):应该改口,叫亲娘——!
张母(白):哎唷,不怕丑不怕丑。啊哈哈哈哈哈……(叫宝童)儿随娘来,(唤月英)英儿上来!
(三人联手举手,然后鞠躬谢幕)
                                  
                                        剧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战友网

站点统计|怀念战友|小黑屋|手机版|陆二师战友网 ( 京ICP备14052381-2号  

GMT+8, 2018-6-22 13:08 , Processed in 0.048450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