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陆二师战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战友网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总共47008条微博

记录

查看: 709|回复: 5

民间小戏 王大娘补缸 -作者:王晓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20:42
  • 签到天数: 678 天

    [LV.9]以坛为家II

    杨铭志 发表于 2018-1-25 03: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间小戏 王大娘补缸 - 作者:王晓

    人物   张补缸   王大娘
    [张补缸幕内吆喝:“锯锅唻——锯缸哎——”之后挑担上。
    张 (唱)
    八月里来秋风凉,
    高粱红来谷子黄。
    秋成八月活计紧,
    我挑起这补缸担子走四方。
    前走一步叮当响,
    后退一步响叮当。
    前半辈子我是个穷光棍儿,
    到现在我还是一个棍儿光。
    肚子饿了没人做饭,
    衣服破了没人洗浆。
    天灾病咽没人问,
    晚上回家炕冰凉。
    光棍儿的日子真难过,
    思想起来好心伤。
    今天不往别处去,
    一心赶奔王家庄。
    王家庄我看上了人一个,
    好心的寡妇王大娘。
    那一天我到她家把活做,
    大娘对我情意长。
    我锯缸锯了半下晌,
    她给我做了两碗疙瘩汤。
    补缸我活了三十多岁,
    没人管我的暖和凉。
    今天我再把大娘会,
    看看她到底啥心肠。
    心里有事脚步快,
    眼前来到王家庄。
    这说到就到了。你看,那门前两颗大白杨,秫秸压顶土平房,那不就是王大娘的家嘛。(欲进又止)慢着,这心急吃不了热汤面。可不能太冒失了,我还得试试她。(吆喝——锯锅唻——锯缸哎——
    [王大娘上。

    王(唱)
    王大娘我正坐在上房,
    忽听外面喊声长。
    我不买钢针和丝线,
    不买烟来不买糖。
    不打酒来不装醋,
    专等补缸来锯缸。
    大娘我用手推开门半扇,
    留着半扇把脸挡上。
    我在门里偷着看,
    来的正是补缸张。
    张补缸,你又来了?
    张 来了来了。王大娘,你有什么活吗?
    王 没——没活。
    张 你若没活,那我就走了。再见。
    王 哎等等!你人好,心好,手艺又好,我怎么能没活呢!你等着,我去把那口破缸搬出来。
       [王大娘进屋,张补缸坐等。
    王(唱)
    王大娘我进屋来四下观看,
    看来看去我着了慌。
    大缸没坏釉子发亮,
    二缸也没掉岔来没有伤。
    三缸四缸没有纹,
    小缸腿子还挺坐棒。
    想要补缸缸没坏,
    倒叫我犯思量。
    心里着急没注意,
    碰掉了盐罐子砸了缸。
    大娘我一见心高兴,
    这口缸打得我心里真敞亮。
    我顺手操起扞面杖,
    乒乒乓乓砸开了缸。
    大纹我砸了几十道,
    小纹砸了个满缸帮。
    不是大娘我不会过,
    为的是跟补缸唠家常。
    大娘我搬缸搬不动,
    叫声补缸你快帮忙。
    张补缸(说)哎!来了。
    (唱)
    补缸我闻听不怠慢,
    帮着大娘来搬缸。
    王 我前面滚缸捎着走,
    张  我后面滚缸不慌不忙。
    王  叽里轱辘滚得快,
    张  门坎子太高挡住了缸。
    王  我光顾抬缸没注意,
    张  我大手按在她的小手上。
    王 你不把缸沿,按我手干啥?
    张  这咋说的。
    王 这一个人抬缸她咋抬不动?
    张 过日子没老爷们干啥都不顺当。
    王  大娘我一听脸发热,
       补缸他说话话里有文章。
    张  把缸滚到屋门外,
       我拿起了锤子叫叫缸。
       这口缸打的可真奇怪,
       不是旧伤全是新伤。
    王  昨天夜里三更过,
       耗子抓猫闹得慌。
       我拿枕头把耗子打,
       一枕头把缸砸漏了汤。
    张  枕头怎么能把缸砸坏?
       枕头瓤里全是糠。
    王  我们家的枕头可不一样,
       石头瓦片里面装。
    张  这么硬的枕头怎么能枕?
       钢头铁背也得硌伤。
    王  说得大娘我憋不住乐,
       你锯缸何必多管闲勾当。
    锯你的缸得了。
    这活计你要钱多少?
    张 我要你铜子一百双。
    王 买口新缸钱多少?
    张 不多不少铜子五十双。
    王  锯缸咋比买缸贵?
    张  你这口缸里里外外全是伤。
       大锯子也得三千六,
       小锯子也得两抬筐。
       我给你锯完这缸一口,
       连本带利全赔黄。
    王  你赔不赔来我不管,
       给你个铜子买块糖。
    张  给个铜子也不嫌少,
       有钱没钱都锯缸。
    王  大娘我一听抿嘴乐,
       没见过补缸锯缸这么大方。
    张  我顺手拉起了金刚钻儿,
       吱吱嘎嘎锯大缸。
    王  我搬了条凳子一旁坐,
       没话找话唠唠家常。
    张补缸,你的手艺还真不大离儿呢。
    张 那还用说了,没有这金刚钻儿,也不敢来揽这瓷器活呀。嘿嘿——你贵姓?
    王 上回来,不是都告诉你了嘛。
    张 嘿嘿……大娘你姓啥我忘记了,
    王 老虎脑门儿我姓王,补缸你姓啥我也忘记了,
    张 孔雀开屏我姓张。
    大娘你今天贵庚几?
    王 三十二岁我属羊。
       补缸你今年贵庚几?
    张 三十三岁我也属羊。
    王 我三十二岁把羊属,
       你三十三岁咋还属羊?
    张  你羊我羊不一样,
       你属绵羊我属山羊。
       一个也是赶来两个也是放,
       羊找羊来恋成帮。
    王  大娘我一听红了脸,
    补缸他说话太荒唐。
    我想要进屋又拿不动腿,
    羞羞答答站在一旁。
    张 补缸我这里偷眼看,
    大娘的小模样长的实在强,
    瓜籽脸蛋樱桃口,
    毛嘟噜的大眼睛水汪汪。
    头上梳了一个盘云髻,
    没戴坠子两耳光。
    士林布小夹袄不肥不瘦,
    青花旗的裤子不短不长。
    一双小脚长得不大,
    穿双布鞋实纳帮。
    光看大娘没注意,
    走了锤子打了缸。
    王大娘    大娘我假装生了气,
    叫声补缸你听短长。
    你锯缸不把缸来看。
    为啥盯着我大娘?
    张  我若看你都双瞎眼,
    谁看你了?啊呀,
    王  你怎么把我缸打了?
    张  打了缸不要紧,
       打你旧缸赔你新缸。
    王  你赔新缸我不要,
          新缸没有旧缸腌菜香。
    张  你若不要就拉倒,
    王 拉倒,没那么便宜的。
          我打你这个没肝没肺没心肠的!
          头一场我打你个青黑豆,
          二一场打你个红高粱。
          三一场打你个白沙谷,
          四一场我再给你落落扬。
          说着恼来道着怒,
          我撸胳膊挽袖子伸巴掌。
    张 大娘你要打尽管打吧,
          我不躲来也不藏。
          我走南闯北把活千。
           挨打挨骂是经常。
          补缸我受过多少窝囊气,
          大娘你要打怎么能下去这巴掌?
    王  闻听此言我的心一动,
          眼泪挂在眼圈上。
          我开口忙把补缸叫,
          咱两个苦瓜连着一棵秧.
          我年轻守寡十二载,
          日子过得也凄凉。
          没人疼来没人管,
          大事小情没人帮。
       我身边没有儿和女
          孤孤单单守空房。
          我有心重把当家的找.
           这寡妇人家口难张。
    张 咳!其实,那有啥难张口的。大娘,你若是有这个心思,我张补缸倒愿意帮忙呢。
    王 那——那叫人多抹不开呀。
    张 咳!
           〔唱〕
          大娘你要把当家的找,
       就把那三从四德丢一旁。
          我给你介绍人一个,.
          补缸锅子本姓张。
          他和我长的一个模样,
          你看相当不相当?
    王 你说的补缸张他是哪一个?
    张 大娘,你顺着我的手腕儿瞧啊!
          〔张补缸用手指了一圈,最后指自己的鼻子。
    王  臊得大娘我红了脸膛。.
           你有心来我也有意,
    张  咱们俩收拾收拾就拜天堂吧。
    王 那可不行,你回去请个媒人吧。
    张 咳!就别费那个事了。我那大棉袄二棉裤,三块板一张铺,胳肢窝一夹——就来住呗。
    王 哎,你急什么哪!还是请个媒人来
    张 那就听你的。
              [张补缸挑担。
           (唱)
    张 我忙把这扁担挑肩上,
    王 我替他装好补缸箱
          回去你快把媒人请,
    张 呃,慢不了。
          我欢欢喜喜出了庄。
         (吆喝)锯缸唻——(忽然醒悟地)哎呀,我 还锯什么哪,快走吧!
        (张补缸挑担急下,王大娘依门掩口而笑。

    ——剧终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QQ:652117037 电话:13979226936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剧本网络 原址:民间小戏 王大娘补缸 - 地方戏剧本大全 - 戏曲剧本 - 中国国际剧本网

      http://www.juben108.com/xiqu_11773_1/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9-5 00:24
  • 签到天数: 379 天

    [LV.9]以坛为家II

    余敦山 发表于 2018-1-25 13:4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在老家看过王大娘补缸。还有讨学钱、卖棉纱、检过、骂鸡,都搞笑。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1-21 00:0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李晓侯 发表于 2018-1-25 15: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意思,耳边响起久违的吆呼声;锯盆锯碗锯大缸嘞!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7-7 16:29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黄灼清 发表于 2018-1-25 15: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灼清 于 2018-1-25 15:27 编辑

    杨班领兵网,偷闲写剧本。
    虽未见其面,确赞大文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9:37
  • 签到天数: 105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彭本炎 发表于 2018-1-27 09:5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唱王大娘补缸,
    扯皮拉筋心发慌,
    打破旧缸赔新缸,
    新缸没有旧缸光。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9-5 00:24
  • 签到天数: 379 天

    [LV.9]以坛为家II

    余敦山 发表于 2018-1-27 13: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余敦山 于 2018-1-27 13:56 编辑

    讨学钱——天地君亲帅,教书的先生莫见怪......教馆教馆,黄陂到孝感,教了几个学生,他不服先生管,读书不把钱,还要我讨学钱,唉......六月里,热难当,先生我长了坐板疮,抓又痛,不抓又痒,大树脚下去乘凉,学生在一旁道短长,他说我先生想师娘,你看这冤枉不冤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战友网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怀念战友|小黑屋|手机版|陆二师战友网 ( 京ICP备14052381-2号  

    GMT+8, 2018-9-24 07:44 , Processed in 0.082184 second(s), 2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