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陆二师战友网

 找回密码
 注册战友网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总共47237条微博

记录

查看: 1833|回复: 1

【转载二】步兵40师118团1营老山穿插历险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8:52
  • 签到天数: 572 天

    [LV.9]以坛为家II

    葛国根 发表于 2017-4-7 09: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章  死亡地带
        4月27日19点30分。
        在某高地潜伏了一天的118团一营向着目的地进发了。黑云像一大块抹布,把残月和星星抹得无影无踪。天空、树林、大山都一片黝黑。战士们钢盔后面涂的两个磷点显得格外情晰,随着队伍的移动,这荧光就像一串蠕动的萤火虫。部队就是依赖这微弱的光芒在一个跟着一个,走在前面的士兵腰上还系着半米长的绳子,让后面一个兵拉着,如果有一个人掉队,队伍就会掉成几截。
        这500多人的队伍像是在地底层摸索,没有人说话,只有两腿间的“唰唰”声。“嗖”的一声惊走了一条蛇;“噗嗵”一声又有人摔倒了;“咕咕”不知是什么鸟在寂静的夜空中惊起。
        一营下了一个大箐沟,又开始上坡。行进的战斗序列是一连、三连、二连、军工连。营指原在一连后面改为中间,是刘年光提出的方案,经团首长批准的,这样做便于两头照应。
        向坤山走在刘年光的前面,他感到队伍走的太慢了,要是有个向导就好了。向导原先找了一个,但是在部队临出发前,他不干了,害怕遇上敌人袭击。如今只有一营利用指北针自己摸索着穿插了。
        突然,强烈的闪光撕碎了夜幕,一声炮声由远而近,似山崩地裂,这是敌人打的冷炮。在这黑暗的森林里,看不清炮来自哪个方向,落在哪个地方。
        向坤山镇静地命令:往前、往后传,“不要慌,不要弄出声响”。
        28日凌晨两点三十分,报话机里传来信号,“要拐!要拐”。
        “我是要拐”。
        “送客”。
        “是!送客”。
        这是团指命令一营开始穿插的信号,他们哪里知道,向坤山他们已经提前两个小时就行动了。
        营长刘年光马上接上:“客人现在在80号高地待命,马上开始行动”。他掏出地图看看提前两个小时行动,到底走了多少路?糟糕!指北针失灵了,向坤山的指北针也失灵了,大概这地下有铁矿,指北针遇到磁场不转了。
        神秘的原始森林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妖怪,要把这只队伍塞进嘴里,嚼烂咬碎,再囫囵吞掉!一种恐怖感袭上向坤山的心头,他明白如果陷在这原始森林里,将是九死一生。他摸着一颗大树想从它的表皮辨明方向,手立即被荆棘扎的鲜血直淌。面对原始森林这个神秘的漩涡,英雄们被搞的晕头转向,不知所错。
        副营长顿景田一看夜光表,糟糕!离炮火准备(即炮击)只差十五分钟了。
        可是,大树、藤条、荆棘、森林仍像是一道密不透风的墙,阻碍着队伍的行进。他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恨不得变成一辆与天相齐的巨大推土机,把眼前的森林,大山全部铲开,让部队畅通无阻。这会儿,他只能挥动手中的砍刀用力向荆棘砍去,杀出一条血路。他那灵巧的双手扒开了密密匝匝的树丛、毛竹。抓住藤条纵身向上一跃,爬上了六、七十度的陡坎,手上已是鲜血淋漓。战士们也像他那样,抓藤条、钻荆棘,背负沉重的武器弹药艰难地前进着。
        “快点!快点”!顿景田压低嗓子催促着战士们,轻而严厉,容不得半点怠慢。“噗通”一声又有人摔倒了,这个小兵体重只有四十五公斤,却背了五十公斤的弹药。
        “快!别逗留”!黑暗中他看不见竹签扎进了战士的肉里,鲜血淌了一裤子,可是,这个战士没有哼叫,这就是战场。
        到达78号高地,只有两个排跟了上来,本来整齐的队伍,终于被黑森林扯断了,全营大部分掉在后面摸索。不管怎么说顿景田作为尖刀连的指挥员已经穿插到位。他抹了一下脸上的汗珠,袖子上有多了一层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和着的泥、血迹。
        “报告,”他喘吁吁地对着861指挥机讲“到位”。“好样的!加强警戒,准备战斗”。向坤山握话筒的手激动得直颤抖,“老刘,把这鼓舞人心的好消息通报各连”。
        炮击马上就要开始了。按说,应该是全营到位,埋伏在进攻出发阵地,一旦炮火准备完毕,马上发起进攻,赢得战争的主动。但现在,穿插部队的大部分还滞留在老林中,那已经到位的两个排打起仗来怎么能够形成铁拳?此刻,向坤山心急如焚,如热锅上的蚂蚁,在报话机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各连注意,会餐(炮击)时,加快行进速度,不要乱,不要搞错方向,发扬一营传统,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完成任务”。
        “报告57号,请放心,不战胜就战死”!这是二连长的声音。
        “请首长放心,我们会完成任务的”!一连长的声音刚劲有力。
        “我们决不拖后退……”。三连长的话音未落,就传来“洞拐,大风”的信号。
        顷刻之间,仿佛是江河倾倒,山崩地陷,我军的炮火遮天盖地从战士们的头顶上飞去,大地在颤抖,森林在颤抖,战士们的心也在激烈地颤抖着。
        此刻是公元1984年4月28日5时56分。
        6点10分,敌人的炮弹在穿插部队上空猛烈炸开。顿时,灰暗的空中,仿佛是千万条闪电在晃动,敌人的,我们的,并行的,交叉的,伴随着炸雷般的轰响,形成一张多彩的死亡之网,相互罩着,又撕开,又罩着……。看谁是强者,谁能把对手罩死化成灰烬。
        大森林呼喊呻吟着,失去了往日的沉默和威严。千年老树被炮弹拦腰切断,红色的腐土四处纷飞,枯枝茅草在燃烧,战士们在火网之中扑倒在地,晃动的大地把他们筛来颠去,炮弹炸裂后,有的人削去半个身子,有的人被拦腰斩断,有的头只剩了半边……。
        穿插部队的腰部和尾翼恰好在敌人的射击范围内,伤亡最大。后来从缴获敌人的军用地图上得知,这条穿插路线早已被敌人计算好了射击诸元。用来拦击的全是105榴弹,安装了瞬发引信。这种炮弹一碰上树枝就会爆炸,空爆像伞状,杀伤力极强,直径一百米范围内的人都难以防避。
        在这危机关头,营指挥所做了临时分工:营长刘年光向下指挥,教导员向上汇报,向坤山协调全营的进攻和防御。
        “老刘,通知二连和火力队,让他们迅速把连队带出炮击区,尽快把伤员和烈士也一起抢就出来”!向坤山焦急地说。
        二连全连人马已经死死地被笼罩在火网之中难以脱身了。
        “轰!轰!轰”!几声巨响,一发又一发炮弹触树空爆,弹片着地后又把树枝、泥土、人掀翻起来抛向空中,然后像雨点般倾洒下来,三十多名战士顷刻之间倒在了血泊之中,二连长受了重伤,指导员高韶林也被弹片击中一头栽倒在了草丛之中。
        看到刚被抬下来的高韶林,教导员含着眼泪问:“老高,伤重吗”?
        高韶林使劲睁开眼睛,“教导员……我……没有……完成任务”。难耐的伤痛和内心的痛苦掺和在一起煎熬着这个硬汉子。
        “你们二连很顽强,伤亡这么大,没人……”。陆豪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轰”!又是一声巨响,一发炮弹在他们附近爆炸,陆豪一下子扑倒在高韶林身上,他的警卫员张本清又扑倒在他的身上。
        陆豪一把将警卫员推开:“别管我!别管我!快保护指导员”!要不是他背着的水壶和手电筒挡了一下弹片,肯定也要负伤了。
        一营这支穿插部队被敌人的炮火笼罩着,反复覆盖着。向坤山的心在滴血,他的心上像是有千把钢刀在乱戳乱扎。刚刚还在一起的战友,转眼之间就尸首分离。他们连敌人的影子还没有见到就到在了血泊之中,死的那么惨,那么叫人心痛呀!
        炮弹还在不停地飞啸,在周围爆炸。
        “各连请注意!收拢人员尽快去攻打自己的高地”。向坤山忍着悲痛,向着报话机呼喊着,声音急促而又凄厉。
        一连这时正在向1072高地发起攻击,三连也正在寻找自己的攻击目标,二连正在摆脱困境。一营穿插部队是在密布的火网之下前赴后继地向敌人发起冲锋……
       第五章  在烈火中永生
        如果在训练场上,哪个战士不注意隐蔽,向坤山一定不会饶过他。可是现在,他自己就像是一架失控的机器,在炮火纷飞中呆呆地站着,他不时舔一下嘴唇上的汗。他的脖子湿漉漉的,汗一个劲地往外冒着,流进皱折里,流进不知是被单片还是石子砸伤的创口里。
        担任观察的一个班长为了摸清战况,爬上了坡上那颗高大的桉树,炮弹片已把附近几棵树枝削得光光的,而这棵树似乎是有神灵在庇护,竟然没有碰到一片叶子。他在这棵大树上已经观察半个多小时了,还没有摸清楚各连队战斗情况,倒是摸透了炮弹的声音。“咣咣…嚓”,弹着点在三百米爆炸,“咣…嚓”,弹着点在二百米爆炸,没事的,不必紧张。
        向坤山大声地命令道:“赶快下来!树上太危险”。
        “没事的,炮弹炸不着我……”。话音刚落,只听“咣嚓”一声巨响,接着“咚”的一声,他就像是一只被击中的大鸟从树上重重地摔了下来。
        向坤山惊呆了,一个血糊糊的人。血人在抽搐,脸色发灰,嘴巴歪扭,紧咬着嘴唇。向坤山跪了下去把他抱在了怀里,在他身上看到了四个大窟窿。
        向坤山急忙拿出急救包准备给血人包扎,血人摇摇头,吃力地说:“首……长,给……我……一支……烟抽……好吗”?
        吸烟,对于一个伤员来说等于要他的命呀。向坤山迟疑着,一触到伤员的目光,他的心就软了,也许这是他最后的要求。向坤山点上了烟,轻轻地抽了一口,放在了伤员的嘴上。
        伤员使出了吃奶的劲,拼命地猛吸了一口,这也可能是余光反照吧,连烟雾带血往喉咙里咽,一阵猛咳之后便停止了呼吸。
        “好兄弟啊……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们呀”!向坤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眼泪夺眶而出,对天嚎啕大哭:“亲爱的战友,我对不起你们啊”!向坤山慢慢地为这名战友合上了眼睛。
        这里在流血,各个连队都在流血,他们会不会在火网之下趴倒,被打散?能不能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尤其是一连啃得那块硬骨头1072高地?他的心紧缩了。
        空气里的火药味是凝重而呛鼻的,副营长顿景田带着一连两个排向1072高地发起第四次冲锋的时候,向坤山一种难言的痛楚,“1072高地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他对善于做思想工作的教导员陆豪说:“相信他们会啃下它”。
        陆豪心神领会,拿起报话机对一连指导员强调了一连的光荣传统:在抗日战争的百团大战中,一连攻山头十次受挫,第十一次才攻了上去,得了太岳纵队授予的“百折不回”的称号;1979年对越作战攻打老街时,有一座无名高地又是冲击了十一次才拿下,获得集体一等功。
        从耳机杂乱的枪炮声中,传来了一连指导员的声音:“请首长放心,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发扬老一辈的光荣传统,剩下一个人也要拿下高地”。
        与此同时,副营长顿景田正在率领两个排向1072高地发起猛烈地冲击。
        敌人苦心经营的1072高地,像一座巨大的乌龟壳,工事坚固,火力配置严密。高射机枪、重机枪、火焰喷射器、六零炮组成的立体交叉火力网。侧后方还有105榴弹炮支援该高地防御。环形堑壕连接着掩蔽部。我方大炮轰击时,敌人就藏在隐蔽部里,士兵冲击时敌人又窜出来,利用优势火力进行顽强抵抗。
        顿景田副营长和张登武副连长率领两个排的兵力向1072高地发起了第五次冲击。敌人的高射机枪和轻重机枪向冲击分队劈头盖脸地猛烈地扫射着,冲在前面的战士们纷纷中弹倒下,人员伤亡在不断增大,后续部队被敌人的炮火阻拦着无法上来支援。
        顿景田伏在一棵大树后面,沉重地望着倒地的战友们,有的紧捏拳头,有的缩成一团,但是,谁都没有哼叫一声。那六具尸体全都睁着眼,怒视着高地。
        这般情景像火一样灼痛了顿景田的心,他带着副班长陈江、战士任忠副和通信员,相互掩护并迂回到敌人侧后堑壕前沿的一道土坎后面,这里是个死角,敌人的机枪无法扫射到。任忠副把冲锋枪举过头顶向堑壕内的敌人猛烈扫射起来,“哒、哒、哒”两名敌人应声倒下。陈江趁机扔出去两枚手榴弹,随着手榴弹的爆炸声,陈江一跃而起猛然间扑向敌人的堑壕。此时,隐蔽在暗堡里的机枪射出了密集的子弹击中了陈江的大腿,他不顾喷涌的鲜血,转过身去寻找敌人的火力点。敌人罪恶的子弹又击中了他的腹部,肠子流了出来。
        “快趴下”!顿景田大声地喊叫,陈江似乎没有听到,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托起枪对着这个火力点进行还击。一梭子弹又击中了他,他倒在了1072高地的一道堑壕里。
        “副班长……你快醒醒……”。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呼喊,便吃力地睁开眼睛,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他使劲抓着右胸,象是要堵住淌血的伤口,又像是要抓出上衣口袋里的什么东西。
        战士任忠富替他掏出了一个被鲜血染红的小本子,头上写着:战士临阵气如虹,为国捐躯是英雄……。
        顿景田接着也爬了过来,陈江指指小本子,又指指高地。
        “小陈,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消灭这些狼心狗肺的家伙,替你和战友们报仇”。
        陈江的手才慢慢地垂了下去,他壮烈牺牲在顿景田的怀里,他身子旁边是一大丛浸染着鲜血的老山兰花。
        顿景田抹去了眼泪,带领战士们又一次向1072高地发起冲击。
        “火力牵制”。顿景田让重机枪手把敌人部分火力吸引过来,他亲自带着喷火手迂回上去。“喷火手”,顿景田命令道:“给我往里面喷”。
        突然,一颗子弹飞过来打爆了一桶油。“快喷”。喷火手咬着牙快速喷了两枪,两条火龙奔腾入洞。敌人嗷叫着逃出洞口,扑打着身上的火焰,乱滚,乱撞,一个个火球越滚越慢,最后不动了。洞里的弹药也被火焰烧炸,噼里啪啦一声巨响。
        1072高地大部分表面阵地被一连攻占了,但是,要挡住敌人的反扑却面临严重的兵力不足问题。连里向营里请求援兵,向坤山向团里汇报情况,但由于团属预备队已全部用上无法派出援兵,一连兵力因得不到及时补充面临困境。
        营长刘年光只好收拢散兵支援一连。
        副团长向坤山把营长刘年光送出营指挥所,几发炮弹在离他们不远处爆炸,向坤山紧紧握住刘年光的手说:“多加小心”。
        一连长带领另外一个排攻不下76号阵地,听说张登武副连长他们已经攻占了1072高地,就命令张登武向他们靠拢。张登武带上两个排的兵力又去攻打76号阵地。
        顿景田和通信员守着伤员、烈士在1072高地等了四个多小时仍不见援兵来到。这是敌人发现他们人数不多,扔过来几枚手榴弹,接着又打过来一发炮弹。炮弹爆炸的冲击波向旋风一样把顿景田掀翻在地,他爬起来怒冲冲地对着报话机呼唤“为啥不向我开炮”。
        向坤山这时才知道,1072高地还没有完全占领。
        “轰吧!轰吧”!顿景田又一次大声呼叫。他哪里知道,正因为他们几个人,向坤山才取消了预定的炮火支援计划。
        听到顿景田的呼叫,向坤山忽地一惊,他记得苏联有部小说《团长的儿子》就是描写向我开炮的故事,没有想到文学的故事情节和今天的现实竟是何其相似。
        “轰吧!轰吧!轰吧!老子愿和敌人一起完蛋!只要阵地在”。顿景田怒吼着。向坤山命令道:“你们赶快撤下阵地,把伤员、烈士一起运下来”。
        顿景田冷静下来,他和通信员先把烈士从阵地上运了下来,最后各背起一个伤员冲下了阵地。
        瞬间,万炮齐发,电闪雷鸣,弹群像飞蝗一样扑来,1072整个高地落满了炮弹,硝烟弥漫,浓烟滚滚。刚爬上来的越军被炸得鬼哭狼嚎,横尸遍野。
        敌人也开始了炮火反准备,炮弹不断地在顿景田和通信员身边爆炸,他们背着伤员在弹坑里奔跑着,大树炸断了,地炸翻了。突然,一发炮弹在通信员附近爆炸,通信员身负重伤。顿景田把背上的伤员安置在弹坑后,刚想回去救他,一发105榴炮弹呼啸而至,但他听不到,因为炮弹的飞速超过了音速,炮弹在他身边爆炸了,掀起的泥土将他埋住,巨大的气浪把他震得昏死过去……。
        半个小时后,他渐渐地苏醒了过来,只觉得头重脚轻,两耳嗡嗡作响,一阵阵地恶心,腰也直不起来了,背上扎进了几块弹片。他明白了炮击已经结束,自己庆幸存活下来了。通信员和他背着那个伤员却化成肉酱碎片,顿景田背的那个伤员爬了整整一夜被友邻分队救了下来。带着弹片的顿景田又艰难地往1072高地爬去,剩下他一个人,只要有口气还要继续战斗下去……。
        此时的营长刘年光在弹雨里穿梭,他不在乎死,从出征那一刻起,他就切断了“怕”这根神经,他在弹雨硝烟中步入了忘我的境地。他终于找到了二连九个失散的士兵,刘年光带着他们往1072高地冲去,这是他们一营攻击的目标。
        他们顺着山脊走进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竹林,表面看是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战场上却常常成为敌我双方火炮轰炸的目标。
        “嘘”的一声,一发红色信号弹落到了竹林里,不一会儿,“轰”的一声,一颗炮弹在竹林旁边爆炸。紧接着,一颗接着一颗的炮弹像雨滴般地飞向竹林,轰隆隆!轰隆隆!整片竹林被炮弹炸成了碎叶,浓雾的硝烟把竹林团团裹了起来。炮战是越军的拿手好戏,他门打炮程序少,速度快,目标准确,覆盖面宽,步兵把信号弹往哪里一打,炮弹马上就会飞过来,防不胜防。
        十多分钟过后炮击停了下来,九个战士全部壮烈牺牲,有的身子被炸成两截,有的尸首分离,有的四肢断裂,有的肠子流了一地……。刘年光被炮弹爆炸后的气浪掀翻在土坎下才免于一死。
        看到九个战士死的如此的惨烈,1072高地上还有残敌,他哭了,一个很少掉泪的刚强铁汉,一个莽张飞的汉子对着苍天,对着大地失声痛哭起来。
        一营已经没有能上的兵了。向坤山再次向团指请求增援,团里终于从团预备队抽调一个连队的兵力支援一营战斗。
        “老刘,你休息一下,这次让我去带”。向坤山对刚回来的刘年光说。
        “你说啥子呀!总指挥能来回跑吗?你忘了分工了吗”?“少罗嗦!”刘年光话没有说完就往前跑。
        夜幕降临了,各个高地上的炮火还在不断地爆炸,我们的,敌人的,红的,蓝的,绿的,紫的,仿佛是除夕之夜的万家灯火,灿烂闪烁。
        刘年光和通信员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上了一个山背,这里离敌人游动哨的距离不足一百米。可是这鬼地方,象蜘蛛网一样的树木枝藤,刀削般的尖石头,被炮火造就的倒木断竹,还有地雷和陷阱,要越过这一百米真是难上加难。
        “垮塌”象地陷一样,他一脚没有踩稳,从二十多米的岩壁上掉了下去,摔在了一条深沟里,与此同时,又是“哗啦”一声响,通信员也跟着摔了下去,幸好挂在了沿壁而生的一丛树枝上。
        刘年光虽然摔得两眼发黑,幸好水沟里有水,才又免去一死,只是头痛得象针扎一般疼痛难忍,身上每根骨头都在作疼,他挣扎了半天就是无法动弹,想喊又不敢喊,怕惊动了敌人。刘年光在水里泡了一夜,通信员在树上吊了一夜。
        夜色渐渐退去,他俩才挣扎着从困境中解脱出来,然后又找到了部队,继续前进。
        当刘年光他们接近1072高地,正准备大干一场,一步步向上爬时,却没有见到一个活着的敌人,阵地上敌尸遍野,我们的烈士摆的整整齐齐的。
        1072高地应该是被一连攻下来的,只不过比原计划晚了几个小时。向坤山心想,当时的情况这么复杂,敌人又事先在我们的穿插路线上进行了炮火反准备。炮火拦得那么猛烈,以致一营部队伤亡惨重,而我们又没有及时派出援兵,一连打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天前
  • 签到天数: 280 天

    [LV.8]以坛为家I

    陈学义 发表于 2018-2-11 22: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惨烈啊。惊心动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战友网

    本版积分规则

    站点统计|怀念战友|小黑屋|手机版|陆二师战友网 ( 京ICP备14052381-2号  

    GMT+8, 2018-10-23 08:47 , Processed in 0.084810 second(s), 1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